“骑马难下”的困境/章龙炎

前首相纳吉约10天在他的面子书贴文,附上亚洲漫画文化馆致给国中及华中(国民型中学)的信函以及四张摄自《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漫画马来文版本的照片。

他短短的贴文主要内容是: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是否批准这本高捧民主行动党、反映前政府在对待共产主义的虚伪(一方面对付马共,另一方面又与中国建交)、丑化他领导的政府及他的家人的漫画书,是新马来西亚的教育政策?



贴文出来后,马智礼否认批准此漫画书寄给国民中学及华中;首相办公厅发文告撇清关系,称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与此漫画无关或知悉漫画内容、不曾同意其照片被利用以及不曾允许此漫画在学校派发等;内政部介入调查并将此漫画列为禁书,理由是这本漫画危害公共秩序和安全,并可能扰乱民众思想。

作者丘光耀博士、画漫画的张宝玲等也被警方传召问话;丘光耀后来也辞去马中商务理事会CEO职。

民主行动党及其领袖,几乎毫无例外的与此漫画书切割关系。林吉祥对此事的反应,也只能(好像很无奈的)呼吁内政部收回有关禁令与火箭某些领袖因为被怀疑涉及重启泰米尔之虎而在国安法下被捕,《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被列为禁书并列来看,在加上诸如刘天球这样的火箭元老向马哈迪开炮等时间,火箭的“美好时光”恐怕不会长久。

漫画成为火箭把柄



这系列发展底下的主轴,其实就是要安抚马来同胞的“不安”。希盟的马来领袖可以对纳吉面子书的贴文可以不理不睬,但是丘光耀这本漫画,不得不理。有些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领袖,可能暗骂行动党何必找事给他们,回应不是,不回应也不是!

绕过教育部长,擅自寄发此漫画,是程序问题,也涉及“尊严”问题,好像教育部里头还有比马智礼权力还大的人物。马智礼的面子要往哪里摆?

其二是内容。著名马来漫画家祖纳(主要是画政治漫画)反对内政部查禁此漫画,但是反对将这本漫画派发给学校(即使他说没完整看完漫画内容),说明了他承认这漫画“学校不宜”。马来社会一般都对共产思想反感,这本漫画变成了一个抓住火箭的把柄。

得意忘形跨过界线

在华人眼中“改过自新”的马哈迪,其实已经无法为国家发展贡献新的点子,但是搞计谋是更加炉火纯青。

这本漫画的中英文版在4月出版,政府没有理由不知道;可能火箭的领导与粉丝可能以为现在是“骑马”,得意忘形,忘了有一些界线,跨过了就没有回头路,因此留了许多子弹给有心人。

虽然从国会议席来看,土团党的确是远远不如人民公正党与行动党,但公正党与行动党却不敢轻举妄动,主要原因是他了解权力对搞政治的人诱惑,更知道那些尝到权力的很难“戒掉”行使权力的瘾。

查禁《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突出的是某些领袖“骑马难下”的困境。

丘光耀只不过是个可以顺手推掉的令人“呕心”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