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常有定价误判/黄云浩

市场在任何时候都有定价误判。

过去5年,股价表现最好的公司,齐力(PMETAL)肯定榜上有名。公司的转捩点是发生在金融海啸的2008年,设立了大马第一的铝冶炼厂,并与砂州政府签订了电力供应合约,将铝冶炼业最重要的成本——电力,给讨到了一个极具竞争力的价钱。

因此,齐力在其属性为景气循环的行业里,卡到了一个长期增长的好条件。



根据伦敦金属交易所开出的市价,铝是以每公斤约1.60 到1.80美元成交,而黄金则以每公斤约4万8000美元成交。

这价钱的对比是一点也不稀奇,为什么? 因为在大自然里,地壳中含量最多的金属就是铝。在经济的供需原理下,当然就不这么值钱。

但是读者们又晓不晓得,在历史上的某个时间点,铝的价格要来的比黄金还贵,不可思议吧?

虽然在自然界里,铝的含量要比黄金高许多,但是铝不像黄金,它是不能够像黄金这般单独地存在。

因为地球上所有的铝早已与其他元素结合,如氧气,形成化合物了。这就是为什么虽然铝虽然很多,但在人类还没有法子将它给独立出来的一段时间里,它的珍贵性就不言而喻了。



就曾经读到这样一个趣闻,就是法国囯王,拿破伦三世 (1855)曾经用铝制成的餐具招待他最珍爱的座上宾。

其它比较次等的贵宾,就只好屈就用由黄金所打造的餐具。在国王的推波助澜之下,铝就被上流社会给追捧,其价格当然就这样超越了黄金。

齐力靠电力大跃进

这一切,直到发明了更好的提炼方法后,就是电解法(electrolysis),铝的产量才有了显著的提升。所以说齐力的福星,就是砂州的电力也不为过。

这个故事说明了在股市中可以通用的道理。

第一,先天性的供应。所知的黄金产量是远远不比铝土矿(bauxite) 来得丰富,但是,人为的作用与想法会暂时让黄金失色。

第二,只要在科技上有所突破,先天的优势自然可以被发掘。铝在量产后,价格也自然会滑落到供需平衡的地方。

最近在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介绍一间属于集团式的控股公司叫FINTEC环球(FINTEC);名字取得蛮新颖与应景,跟金融科技直接占上了边。

分析市值算估值

这家控股公司投资了另外6家上市公司,控制权从7%到25%不等。单单这6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就已经远超FINTEC环球的市值许多。

依网上的说法,如果将这些股票在市场交易,控股公司将会拿到很多的钱,因此,投资这样的公司肯定有前途。

这6间公司各为富科斯(FOCUS)、VSolar集团(VSOLAR)、宜鼎系统(AT)、Netx控股(NETX)、DGB亚洲(DGB)、MLABS系统(MLAB)。

每间的名字都很跟得上潮流,如太阳能、自动化、信息技术等等。笔者对这6间公司的生意不甚了解。不如就从市值入手吧?看看这6间哪一间是最大然后做些分析?

最大的为富斯科,控制了25%。依其的市值来看,这25%可值得1亿9000多万令吉。相比之下,FINTEC环球市值才3200万令吉。世上竟有这种好事?

富斯科的市值有7亿多元的主要原因是其股本超大,有20亿之多。再研究下去,公司只是经营一些高档餐馆,加卖红酒与烈酒而已,一年营收也只有2000至3000万令吉而已。

富科斯过去十多年的亏损加起来,足足有5000万令吉之多。这样的公司凭什么可以值7亿令吉?看回股价,股价自6月开始往上爬,从不到1仙半,到星期三闭市的37.5仙。原来如此。

投资要站对边

单看股价,供需关系的变化是不靠谱的。在加上先天性(股数众多)的供应,对其高档餐馆生意又有所保留,对于这种天价公司,借法国国王的黄金与铝故事来说明,原来市场在任何时候都有定价误判。

做为投资者的我们,只需要确保我们站对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