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餐服务没被剥削/黄子伦

台湾最近发生送餐服务的快递员车祸事件,引起社会关注这些送餐服务员是否得到应有的保障,以及这些送餐平台有否剥削迹象,以及这些司机和平台公司之间的关系是否健康。在此,我再次分享看法。

首先,和许多人既定认知不同的是,这些快递员和送餐平台不是“雇主和员工”关系,而是“合伙人”关系。当送餐员不是外送平台公司的员工,他们能得到的保障也比较困难。



 

有在人事部工作过的朋友都知道,这种接近合约制的“合伙人”关系,所需要的成本比正式员工便宜。因为聘请后者还要花费保险、医药费、花红等等。至于合约制底下的员工,或多或少也知道他们的薪水会比正式员工的市价高,因为他们被遣散的风险也较大。

为什么公司宁愿制定这种类似“合伙人”的“聘请”合约呢?最重要的是,这有利于公司在短时间迅速扩张和调整人力,尤其像送餐平台这种互联网公司,他们的生意比许多传统公司更瞬息万变。如果某项服务获得市场好评,公司就可以很快找到人来抢占市场占有率;反之,如果门可罗雀,公司也可以很快就把人给打发走,另谋东山再起之计。

风险评估驾驶模式

其次,我们从送餐快递员的日常就可看得到,许多摩托车骑士为了接更多订单,往往会危险驾驶。这么一来,这些快递员的驾驶模式和普通摩托车司机是不同的。对保险公司来说,这是截然不同的风险评估,如果送餐快递员需要受保,会是截然不同的保单,价格很可能更高。



说到底,保险公司不是什么慈善机构,而是风险评估和定价的专家,你的行为模式越危险,所需缴付的保费自然更高。从这个忧虑延伸下来的问题就是:到底送餐平台公司有没有“剥削”员工?

我认为是不存在的。要论证这些公司存在“剥削”行为,有几个角度要探讨。首先是论证所有工作参与者都没有离开岗位的权利,不过正如一开始的论点就已阐明,这些快递员属于“合伙人”制,他们随时可以潇洒转身离开。

第二论证方式就要看这些快递员的薪金和努力是否对等。然而,这是非常困难和危险的伪命题,因为我们不知道对方可以接受的薪水是多少。我们顶多是用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惯性判断,这很容易陷入“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盲点。我们眼里的剥削,对方可能觉得是上天的恩赐。

更重要的是,从人的理性来说,如果他们觉得自己被剥削,自然就会离开。他们之所以选择继续当送餐员,就是因为有利可图,至少他们觉得自己的才能无法在其他领域获得更好的回报。

总的来说,这些送餐员和公司都清楚自己的风险和回报是不是值得,我们这些旁人就别瞎操心,因为越多干预往往带来是更多的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