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电影

印度是个电影工业大国,产量之高,居世界之冠,那可是有数有据的,年产1000部!

看电影是印度全民的娱乐首选项目,因此拥有庞大的市场需求。又因为印度人喜欢歌舞,看电影可以从中得到极大的满足。印度电影里的歌舞场面,多数是一大伙人欢天喜地的在那里跳。他们舞姿激越,放恣有余;那场面何止是戏里的人,就连观众也被感染,暂忘了所有的人生失意,悲伤里的痛苦。



很多时候,其实我真的看不懂这些载歌载舞跟剧情有什么关系。然而,人家就是乐此不疲,乐翻了天。当然了,是因为观众爱看。不然怎么总是安插那么多绵绵无了期的歌舞场面呢?

观众爱看,是唯一的理由。

而当中的欢乐、喜悦,在光与音乐中流淌,你会觉得那一大伙跳舞的人,好像是在他们的生命里头完成了一项任务,在卑微与委屈中成就某种既定的庄严。与此同时更让你认定这就是货真价实的红男绿女——你看,那场面是多么的色彩斑斓,多么的缤纷华丽啊。

此时此刻,你就暂且忘却现实的人生,真心诚意地认可他们都是才华有余的全能艺人,在他们平凡人生的舞台上,呈现不平凡的才华。可思之也不免惆怅。我相信大多数的人是没有注意到这无数舞者可感动的部分。

常去印度庙与看露天电影



不敢自诩是印度电影的铁粉,只因从小跟着大人去看电影,从露天看到电影院;从无瓦遮头站着看到窒内坐在椅子上看,从黑白看到彩色,看到所谓的伊斯曼七彩阔银幕,看得最多的始终是印度片。

归根究底是因为在园丘里长大的,从小玩伴大多数都是印度小孩,大伙一起走路上学,放学也一起走路回家,只差没天天吃咖喱。园丘里哪有什么娱乐?除了看不定时放映的露天电影,印度庙是我们常去的地方。那个庙祝可和气了,非但一点也不道貌岸然,还常在工余时间,给我们这些馋嘴小孩煮鹰嘴豆吃。

庙里的一切事宜全由他一个人打理;侍候众神,依时上灯。祀神仪式是先点燃甘文烟,左手执着手铃,右手擎着甘文烟陶碟,一面摇铃一面举起甘文烟碟在神像面前划圈圈。甘文烟的烟熏得神像都模糊不清了,连带庙祝的脸也看不清楚了。但我可以感觉到他脸上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的,却有着种悠长的虔诚,所向披靡的神意。

而这些也要等到许多年后,在我看了无数印度电影之后,才慢慢懂得的。

当然,我很感激那庙祝的平易与慷慨,为我贫乏的童年增添色彩,化贫乏为丰盛。而那升华的过程,仿佛空气里开出了花。

拜互联网所赐,现在线上看电影是多么方便的事。我不认真,通常都是有空时才看看,也不常上,即使是这样,积少成多,也看了些印度电影,唤起许多童年的回忆。

然后发现今天的印度电影已经脱胎换骨,当中有不少好电影。最明显的是少了些抑制,多了些诚意。题材现实,而且严肃,抨击时弊,反思探讨的问题很广。比如思考女性生存现状的,层层递进中,你会感觉到那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苦心。

在抨击方面,手法大胆,对白辛辣。抨击司法和官场的腐败,尤其对警察的败坏,公然讽剌的有之,挑战的也不在少数。我不由想到:电影审查是哪些人在做呢?都过审了?而且还能得奖。

由此你得承认,印度电影人才华横溢,专业有余。更让人赞赏的是那份诚意;抨击时弊,探讨阶级与种姓,贫困与愚昧问题,更重要的是没有家丑不外扬的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