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恳请“时代斗士”/梁语枫

10月15日,马大毕业生黄彦铬在毕业礼上突举牌抗议校长主催的马来人尊严大会:并要求校长阿都拉欣辞职以谢国人。

事件发生后,此事成为国内时事焦点,而大会被媒体定性为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为夺取马来社会话语权,收编四分五裂的马来势力。



可怜躺着中枪的是所有非马来人。这课题料会沸腾一段时日,但本人的视线却投到另一批热血大学生的身上,当下其代表人物是之前9月29日支援港独反送中的马大学生会署理主席叶纹清,以及当日参与集会的青年学生团体联署,这众多联署校园斗士们延续多年来的抗争精神,在各大学里展开校园政治运动,其志可嘉;而一路来给前国阵与今希盟的诸多打压,其情可悯。

但是这一批校园斗士的国际观,是反中亲美,有别于60年前风起云涌的学生运动和工人运动,当时的街头斗士政治纲领是反英美殖民主义与帝国主义。

向往英美价值观

如今这些年轻校园斗士毕业后,除了渗透现成的党团外,并以缤纷多彩的非政府组织为舞台,他们长期蛰伏,当时机到来,是否将会登高一呼:时代革命,光复大马,泡制另一个大马版的颜色革命?

这些新人类向往英美价值观:人类历史将终结在阿美利坚星旗下。他们上周还在吉隆坡接见香港众志组织的一位代表人物,并对外高调宣扬其事,弦外之音是否要把香港的那套作跨海传播?或只差没有重复美国民主党教母佩洛思的形容词:“那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回顾27年来,由美国在全世界推动的颜色革命,无一不把在地国搞到支离破碎,轻则民不聊生,重则血流成河,难民流窜。

我恳请这些时代斗士,马来西亚已被种族主义和神权主义折腾够了,请你们高抬贵手,放过这可怜的祖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