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流入东盟失衡
越菲吸金超越大马

人口多、消费力强、劳动力成本低……种种利好因素,让东南亚近几年一直是许多外资热切部署的市场。



尤其是中美爆发贸易战后,东南亚成为全球贸易转移的主要受惠者,吸资能力更是节节高升。

对东南亚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吸引外来直接投资(FDI)至关重要,因为这有助支撑经济永续增长。

但摊开详细数据一看,会发现东盟的外来直接投资流向,其实相当“不平衡”。

这些年来,越南和菲律宾可说是东盟最亮眼的新星,抢占了不少外来直接投资;但也有成员国默默落在后端,那就是大马和泰国。

大马吸金能力逊色,政治状况、政策走向、经商环境等等都是关键。要抢回外资的注意力,政府势得有所改善。



东盟吸金创新高 大马却不进反退

外来直接投资3连败

世界经济论坛(WEF)的《2019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我国在140个国家中排名第27;在世界银行的《2019年经商环境报告》中,大马排名比前一年上升9位,至第15位。

但在吸引外来直接投资(FDI)方面,大马的吸金力较邻国稍显不足,证明世界排名并非吸引外资的单一理由,只是为政府提供一个指引,以继续实现可持续增长、就业机会和高收入国家。

根据肯纳格投行研究分析员的报告,在2018年,东盟的外来直接投资按年增加5.3%,录得1547亿美元(约6481.93亿令吉)的历史高位。在2010年至2017年期间,平均每年吸资1185亿美元(约4965.15亿令吉)。

其中,东盟内部的投资占16%,其余84%来自东盟以外。

大马五强不入

以投资目的地来看,新加坡是吸金力最强的国家,有半数的东盟外来直接投资都流向该国;紧追其后的是印尼,占14%;排第三的越南占10%。

而大马五强不入,只取得5%的份额,还输给泰国和菲律宾的9%和6%。在2010年时,我国还有8%的比例,越南和菲律宾当时只分别占7%和6%,如今已经迎头赶上。

来看大马的表现。过去10年,我国的外来直接投资流入表现不一,在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后一直处于涨势,直到过去3年开始败退。

明年料略胜今年

在过去10年,我国每年平均录得333亿令吉的净外来直接投资,2016年攀上高峰取得470亿令吉,而东北亚及欧洲贡献逾50%的外来投资。

所谓的净外来直接投资,是外来直接投资总额减去我国对外投资后的净额。

全球贸易及投资低迷,分析员指出,今年的外来直接投资流入料介于1200亿至1300亿令吉,低于去年的1442亿令吉水平。

该行预期,今年外来直接投资可至少达1200亿令吉,是假设这些获批准的投资项目可在12至24个月内落实。

“至于明年,基于全球经济前景仍不明朗,加上中国与美国经济潜在放缓,预期明年的外来直接投资未能重返2018年水平,将持续在1400亿令吉以下。”

得益贸易战 今年稍反弹

无论如何,贸易战导致外企将贸易活动从中美、甚至是欧洲、日韩,转向东南亚,还是让我国稍能“渔翁得利”。

报告点出,我国今年来的净外来直接投资稳定增长,首半年按年增68.9%至261亿令吉;反观去年同期,却按年减少40.3%。

“以目前取得的净外来直接投资判断,我们的全年表现有可能超越去年的326亿令吉。”

不过,该行披露,去年的净外来直接投资表现不佳,按年大跌19.2%,是自2016年攀上巅峰后连续两年萎缩;2017年则减少14.1%至404亿令吉。

“前两年表现惨淡,主要是矿业及开采领域投资趋低。”

肯纳格投行指,首半年批准的投资按年则增97.2%至495亿令吉,反映美企将生产线自中国撤出,转向其他东盟市场。

“若这个趋势持续,今年批准的外来直接投资料可超越去年的801亿令吉。”

根据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我国首半年批准的投资(包括国内项目)料可创造逾5万9542个就业机会,而当中制造业就业机会将占3万449个。

外资为何不来?

分析员披露,我国作为一个开放经济体,就业机会及收入增长得以稳定扩张,而主要原因在于出口及外来直接投资增长,连带推动我国1970年经济转型,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

不过,这股利好却被慢慢消磨,到底什么原因影响了外资的投资决定呢?

●越南劳动力廉宜

在这方面,越南的劳动力较廉宜,每月平均230美元(约964令吉),比大马的595美元(约2493.05令吉)低60%;公司税为20%,也低于大马的24%,因此更受外资青睐。

但是,机会并不是没有。随着科技先进和工业改革崛起,未来这样的成本因素越来越不重要。

世界银行针对投资于新兴国家的跨国企业共754位执行人员进行的调查显示,在做投资决定时,低税率和低成本的重要性越来越低。

●政治政策须稳定

上述世界银行的调查也发现,跨国企业在考虑投资地点时,越来越看重政治稳定和国安、法律和监管环境,也重视专才和所拥有的技术。

长期且可持续的政策,是改善投资环境的不二法则。积极迈向自由贸易协议、将国家进一步推向国际化、加强连通性,以及降低投资和贸易门槛,这些都是受外资欢迎的政策。

在这方面,越南近年来大有进展,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议(CPTPP)和欧盟—越南自由贸易协议。

●人力资本品质待加强

既然大马难以和低人力成本竞争,就应该以高品质人力资本取胜,提供高生产力和技术劳动力,尤其我国的人口正处于“黄金人口架构”,有70%的人口都到工作年龄。

可惜的是,我国的劳工人均产出还是落后新加坡、韩国和日本,本地教育体系有必要加强技术层面,培养外企需要的高效技能。

如何重新吸资?

●朝向先进工业体系

分析员认为,政府必须加倍努力推出特定措施,确保我国仍能富有竞争力,在未来几年继续吸引较高增值空间的投资项目。

“此外,提升本地中小型企业的能力与技术也是相当重要的一环,以推动先进工业生态体系,并能与全球供应链无缝衔接。

“将先进工业生态体系相关政策纳入预算案及第12大马计划,也是致力推动工业4.0的努力之一。”

为了迈向工业4.0,政府势必会扩大新科技的税务奖掖申请,如机器人、人工智能、大数据等。

肯纳格投行指出,随着先进科技与工业革命定位,在做投资决定前,与成本相关的事项比如更低税率及更低劳工成本,就不再是投资者关注的事宜。

“相反,这些外来投资者更关注政局的稳定与安全、法律及监管环境、和人才及技术能力等。”

●应善用“产品空间”

分析员认为,强化政局及清晰的政策将是政府需重点关注的目标,毕竟这些都是能否打造一个舒适的投资环境不可或缺的基础。

“而我国向来专注以低成本吸引高素质及增值投资项目,将不再是招资的主要策略,相反,善用‘产品空间’(product space)才是最好的选择。

“先确定产品空间,才能知道哪些领域拥有高产价值,才能决定在招资时使用的策略。”

产品空间是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豪斯曼提出的概念,主要是解决“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举例若一个地区本来是以玉米作为主要经济来源,若是改种其他农作物并非太困难的事。

但若是转向制造钟表,在缺乏制作技术知识的前提,不同的产品生产就存在了距离,而产品空间就是用来刻画不同产品间距离的图网络。

分析员以我国两个时期(1995年与2016年)的产品空间演变推断,认为我国在生产精密及高价值产品方面,仍有很大发展空间。

“政策指定人的下一步,该是聚焦在为特定工业领域,推出量身定做的政策,确保多元化生产不是问题,进而享有稳健投资流入。”

报道:林妤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