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尊严可真高/黄子

马来人尊严大会轰轰烈烈地召开了,炮声隆隆地轰向非土著,万人大会掌声如雷,马来人的尊严是否如特朗普中选总统美国股市的公牛狂飙?

敦马哈迪医生1.0时期,老人家一旦碰上挑战,支持率下沉,常安排“出巡”,就有学生列队夹道摇旗欢迎伟大领袖到来。1.0时代的欢迎队伍,多是中小学生。



今回,希盟在其英明领导下,经济不振,支持率虽不致插水式下沉,也是如车子打空挡下坡。偏偏长期眉来眼去的巫统伊斯兰两党再续前缘成功,而不幸的,土团麾下原就是兵少将寡,又在这脆弱时期再损一将。已经三连胜的巫伊再婚成功,士气更振,土著团结党拿什么去丹绒比艾守关稳住阵脚呢?

如此关头,动员对象必须升级,以期扺消巫伊合体直指种族主义、保守宗教的要害。“催谷”尊严的啦啦队已从中小学生,升级到大学生,且由大学校长群教授讲师群同台演出;倒也是开国以来的创举,马来人尊严是否因此暴涨?难说!不过,参与其盛的大学校长们教授讲师们,尤以登台开炮的炮手们,看那些貌似慷慨陈词七情上面,实则大放厥词的高级知识分子,斯文和尊严没丧失殆尽,也所剩无几了。还有多少稍有理性的国人,看到尊严?

失势之后,没人理他

小弟当年初出茅庐,工作职责包括跑衙门,所接触的全是基层的小官小吏,而雄踞一州的封强大吏是高不可攀,从来没见过。



后来,这大官在敦胡申翁上台后下了马。与他有交往的老板告诉我,这名前大官如今赋闲在家,门庭冷落,也没什么朋友可交,无事可干,每天早上启动他的豪车——七十多辆。从第一辆启动到最后一辆,再从第一辆到最后一辆关掉引擎,一个早上也差不多打发过去了。这位长期雄踞南方的强人,当权时,政商人士敬他畏他;失势之后,没人理他。姑里和慕沙联手决战敦马,他加入四六精神,是咸鱼所以翻不了身;从门庭若市到车马稀,尊他敬他畏他的人,只因他位高权重,不会特别觉得他的尊严指数有何高明。真的尊严爆棚,纵然失官无权,也不致天天Start engine,再“死火”引擎,打发无聊人生了。

从商界退下来的朋友,他上门探望一位退休公务员。那位退休公务员,朋友相当尊敬,一向并没开狮子口,只是偶尔向他借张支票;想不到如今退休,进门见到4辆豪车一字排开:保时捷、豪华、马赛地和宝马!以其收入,顶多是养一辆冠美丽。真是三年清知府,十万白花银。倘若没这4辆豪车,朋友会觉其尊严当高很多。

另一镜头,每星期都有马来工友送饮用水来,两人扛二十多桶,从底层到四楼,派水完毕一身大汗要喘一回大气,没见他们埋怨,反而是非常客气有礼,欣赏他们的教养,尊敬他们敬业的态度。常常看见驾小罗里卖小冰块的马来司机和助手,他们风雨不改,肩膀搭块布,扛一袋袋冰块,穿梭在巴刹小贩中心又窄又湿的走道中派送给摊贩,活苦而薪低,但他们自食其力。

有位骑着三轮摩托车的马来人,常来我们住宅区收集纸皮废铜烂铁。他什么都收,因此,我们有任何不用的东西,不丢,总等他来回收。

他们不是敦马长期含泪哽咽指责的懒惰,他们自食其力苦干,尽管一身臭汗,他们的教养、他们的工作态度、他们的友善,比那些盗窃了原该分给1000万土著财富的朋党,他们的尊严,很高,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