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马智礼不闻不问/郭碧融

马大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专学府,除了其杰出的学术表现,学生所展现的社会关怀典范也占有举足轻重的份量,因为这反映马大的校园民主精神,体现马大是一所能够引领社会进步,提倡文明思想的学术殿堂。

回顾学生运动的纪事,马大学生均参与其中,站在社会前线与草根阶级一起斗争,以实践社会改进的理想。



1967年,直落昂的农民在当地开拓森林进行耕种,却遭政府摧毁他们的农作物和房子,触发了马来亚大学的学生与讲师们的满腔郁愤,为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农民请命,公开支持农民的斗争,并严厉谴责政府的暴行。

1969年的全国大选,马大学生积极参与政治活动,在全国各地举办群众大会,发表一份学生竞选宣言,包括呼吁人民支持适合的政党、呼吁选民理智投票、要求平分土地、人人皆享有言论自由等。

1974年,打锡乌达拉居民的家园被政府摧毁,马大学生声援居民,数度走上街头向政府施压;同年,华玲的农民因橡胶价格大跌,无法应付昂贵的生活负担,因此走上街头要求政府提供合理的援助,当中包括马大学生及讲师,当时许多学生及讲师在校园内遭警方逮捕,包括目前是人民公正党主席的安华、讲师赛胡申阿里等。

遗憾的是,随着政府通过《1975年大专法令修正案》,学生运动日渐式微;马大在国阵掌权期间也不断钳制学生的活动,包括曾因技术问题而冻结马大华文学会一个学期、禁止马大学生会邀请安华进入校园演讲等。这种权威式的管理手法抑制言论自由,难免引人诟病。



倘若马大控制学生的原意是为了执行大专法令,避免学生与政治活动挂钩,但为何马大校长拿督阿都拉欣可以明目张胆地与其他三所大学举办马来人尊严大会?这并不是纯粹的学术研讨会,因为出席者包括政治领袖,且充斥浓浓的种族主义氛围;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一校之长竟然在大会上发表深具种族意味、分裂族群、附庸政治的言论,严重摧毁马大的声誉。

制造寒蝉效应

莫怪学生看不过眼校长的举止行为,其中,马大学生会署理主席叶纹清就直指校长是种族主义,并要求校长辞职;之后,马大新青年前主席黄彦铬也在毕业典礼上,手持纸牌要求校长下台,结果,校方扣押黄彦铬的毕业证书、报警对付黄彦铬及指示其他学生举行集会支持校方;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马大禁止马大新青年前主席官华恩出席毕业典礼,理由是发现他试图煽动其他毕业生加入呼吁校长辞职的行列。

马大在这起风波上并无法体现学术殿堂的风范,不仅没有采取开明的态度来处理异议,还以强硬的手法惩罚学生,试图杀一儆百,制造寒蝉效应,让其他学生往后再也不敢造次,即使不同意校方的政策也静静不出声。

遗憾的是,之前信誓旦旦说要恢复校园民主的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对学生的遭遇不闻不问,予人感觉他认可校长打压学生的手段,这又再与希盟要实现的民主精神背道而驰,进一步削弱人民对政府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