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艰难为3千元犯险
罗兴亚难民沦廉价杀手

(吉隆坡20日讯)罗兴亚难民逃亡途中遭蛇头盘剥,许多人抵达大马时已身无分文,协助难民的义工听闻,有人因生活所迫沦为黑道买凶工具,夺一条人命只要约3000令吉,比iPhone还便宜。

价码比iPhone便宜



大马非政府组织MyCARE研究和协调员张安翔接受中央社记者专访时说,曾经听闻,也曾有案例显示只要300令吉到500令吉,就有难民愿意砍人一只手,一条人命差不多只要3000到5000令吉。

“买凶价码比手机iPhone还要便宜。”

他说,罗兴亚难民在异乡讨生活面对困顿压力,成为黑道招募的目标。

黑道利诱经济差者

他说,黑道利诱经济条件不佳的难民,做为他们打架买凶的“凶器”,那些沦为犯罪集团工具的难民,成为大马社会治安的负面隐忧。



他说,罗兴亚难民主要通过陆路或海路偷渡,难民本身经济条件不佳,只能以步行方式进入孟加拉;另有难民通过人蛇集团安排,搭乘渔船在海中航行3到6周后上岸,再步行或卡车接驳抵达大马。

他说,普遍来说,逃抵大马的罗兴亚难民几乎都有一定经济能力,家境属于小康的中上阶层,但不论偷渡结果如何,都有可能付出生命代价,不少难民携家带眷结果阴阳两隔。

1990年之后,人蛇集团的偷渡价码一路水涨船高,从早期1000令吉,已涨到今天的7000到9000令吉不等。

逃难中已散尽家财

根据张安翔分析,若不是在家乡经营生意的中上阶级,着实无力负担偷渡金额。多数中下阶层或最底层的罗兴亚难民,大多沿着陆路逃往孟加拉或仍留在家乡。

他们在逃难过程中多半散尽家财,身无分文,抵达大马也一贫如洗,如何安身立命开启新生活,更是艰难的挑战。

偷渡入境  

领难民证也难讨生活

张安翔指出,大多数罗兴亚难民只能聚集在吉隆坡周边地区讨生活,诸如在士拉央果菜批发市场担任搬运工或在餐馆咖啡店里打工。

他说,由于非法偷渡,即使领有联合国难民署核发的难民证,也不能合法工作,或享有与大马公民相同的就医优惠,最终沦为边缘人。

打零工仅能糊口的罗兴亚难民,提早把女儿出嫁是解决食指浩繁的不得已方式之一,借此化解生活压力。

张安翔表示,不少15岁的罗兴亚女性难民已是两个小孩的母亲,年仅8岁就当妈妈是曾听过的最年轻案例,不少难民少女当月经来潮时就可以准备嫁人。

提供教育协助脱贫

教育是让罗兴亚难民脱贫的方式之一,MyCARE与联合国难民署在大马南部的柔佛州共同经营教育中心,另在雪兰莪州的沙登独自经营回教学习中心,在吉隆坡文良港也设有妇女培训中心。

记者询问,罗兴亚难民是否能在大马迎来“春天”,张安翔认为,他们在大马拥有宗教归属感,很容易找到回教堂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