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算案里也有高招/江振鸿

我不是资本主义的死忠支持者,而是等价交易精神的信徒,即相信须得付出相等的努力或代价,方能获得相等的回报。

我不是老板,只是一名打工族。



我也不是手持铁饭碗的公务员,而是私人界打工大军中的一员。

我的雇主更不是情归我国、而是一家来大马赚令吉,一旦无经济效益,将一走了之的外企。

而所有员工一样,我与雇主的关系,虽是主仆实是唇亡齿寒,因为如果雇主生意陷困、人为的营运成本提高,受影响的除了是雇主之外,最终员工也难逃“受难”。

M40收入群体的我,每年对于预算案的期望,就是没额外的糖果,要由雇主去“买单”,因这将加重企业额外营运成本。



从教育着手提升生产力

这些年来,所谓的糖果,就包括多次提高没有以生产力为依归的法定最底薪金,及为了鼓励雇主聘请更多本地员工,而強加在雇主头上的外籍劳工人头税等措施。

希盟在2020年度财政预算案中,不只减少让企业买单,还提供奖掖给配合政府推行利民政策的雇主。

有关利民政策,包括雇用失业12个月的大学毕业生、雇用停职超过1年,年龄介于30至50岁的女性、为取代外劳而雇用大马公民等措施,比起当年同类措施,当中包括把外劳人头税强加在雇主身上,无疑高明了几个段位。

这是值得一赞的高招。

我国是发展中国家,应从教育着手以提升国人的生产力,而不是在生产力尚未达标之前,就急于立法强迫雇主或企业给予员工与其生产力不相符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