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不是林冠英的私库/陈圆凤

神仙也不可能在一两年内把国家财政和经济整顿起飞,面对现实,这个国家在国阵治理超过60年后,一切因为贪污滥权而变得千疮百孔。

希盟政府暂时只能做到维持局面不堕,虽然有很多该骂該鞭笞之处,财长也应该有更高瞻远瞩的魄力,但是,在十面埋伏的情况下,只能先求存站稳脚跟。



2020年财政预算案公布后,工商业界和民间都颇有赞誉之声,这很难得,这是政府的进步表现。不过,预算案没有得到很大的肯定,主要就是作为对国家最重要的发展布局而言,预算案缺乏制度与政策的革新;对累积多年的弊病没痛下重药。

希望希盟政府在下届大选来临前,能针对国家问题作出核心建树,无可否认,这需要时间。财长林冠英需要时间与旧官僚及友族同胞磨合,非回教徒财长不易为,两边不讨好,一方面固然是他个人性格弱点,一方面也和种族主义作祟有关。

在网民留言中,骂林冠英出卖华人利益的还是很多,什么华小拨款比国小少,玛拉拨款比拉大多很多等。如果以华教拨款来看,除了拉大学院的100万让人难堪之外,其他也算说得过去,你总不能叫林冠英一上任就把天文数字拨款留给华教,你以为财政部是林冠英的私人财库吗?何况你要他一上台就解决过去60多年的不公平,也是不实际的。不过,这些话有些人心里有数嘴里却不饶人,那是另有目的。

坚持反贪革新除弊



也没必要借预算案的不如人意之处,来否定改朝换代的意义。字里行间有些人还是很怀念国阵时代,尤其纳吉时代的政府。坦白说,你打死我,我也不相信,希盟财政预算案比国阵差。即使各项政策都很差,但是,只要没有贪污干捞滥权,乱买错买贵买,每一项拨款都真的用上,那么,预算案就对国家有用,对人民有用。

相反的,如果出现满世界洗黑钱,每个款项都可能被干捞,被当成私人存款,这个预算案政策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呢?

希盟政府打贪力度非常强,之前我们耳闻的各个政府机构的贪污事迹都不是传说,现在看看,被捉的巨大贪真不少,陆续被控上庭,反贪会毫不手软。在如此大反贪的震慑下,大小官员大约都会管好自己的手脚,如此一来,只要持续几年,国家行政面貌必定大有改善,倾轧的利益集团也会自然瓦解,这是国家人民之大幸。

简言之,只要不贪污,或将贪污降到最低,全民可以享受更多国家预算案政拨款的利益,马来西亚的一切都会好起来,包括减少友族同胞的不安全感,减少种族主义煽动作用,极端分子自然没有市场。

所以,希盟政府若要名留青史,光是改朝换代还不够,一定要坚持反贪,也要有革新除弊的远见,不能在短期做大改革,也要有从根处建立新政的决心,这才不辜负历史赋予的契机与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