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秤币会胎死腹中?/巴里·艾肯格林

随着如PayPal、威世卡,万事达卡、Stripe、eBay和Mercado Pago等潜在赞助商纷纷退出,由面簿公司(Facebook)提议设立的,名为天秤币(Libra)的“稳定币”计划似乎正在瓦解。



鉴于人们正日益意识到天秤币所潜藏的不良后果,出现这种状况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天秤币能保证用户的匿名性,那么它将沦为一个逃税、洗钱和恐怖融资平台;但如果其隐私保护不严格,天秤币将使面簿有能力获取用户那些最隐秘的财务详细信息。

此外,还有天秤币对经济和金融稳定所构成的风险。尽管面簿的稳定币将有一系列“低波动性资产”做后盾,但所有经历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人都知道与其说低波动性是资产的内在属性,倒不如说是一种心态。

例如,如果储备组合中的债券价格因利率意外上升而下跌,那么这些债券可能不足以赎回流通中的所有天秤币。

天秤币将降低跨境支付的成本,减少汇款的费用,还可以为缺乏银行服务的民众提供金融服务。

此时这些储备金将遭遇相当于银行挤兑的冲击。而且由于天秤币本身就像一个货币发行机构那样运作,因此不会存在什么最后贷款人。



同时,天秤币也可能削弱货币和监管政策的稳定能力。如果一个国家的居民放弃使用本国货币,那么中央银行的利率设定政策也就形同废纸。

要了解其后果,只要浏览一下阿根廷长期以来不甚愉悦的金融美元化历史就行了。

轻易绕过政府监管

最后,那么使用控制手段监管资本流动的政府会发现自己更容易被绕过。它们的经济将完全处于全球金融市场的弱点之下。这将是一个带有报复性的“破坏”。

天秤币的推出将需要监管机构的批准。它的发起人声称其具有重大的社会利益,因此应当得到批准。

天秤币将降低跨境支付的成本,减少汇款的费用,还可以为缺乏银行服务的民众提供金融服务。

但尽管上述论点所言非虚,但却是多余的。跨境支付的成本已然下降。总部位于旧金山的Ripple公司使用分布式账本技术以及专有的加密货币来便利商业银行之间的转帐,而费用只相当于其原先成本的一小部分。

由于Ripple在与商业银行合作时都遵循了了解客户规则和其他法规要求,因此,其支付技术不会面临像天秤币一样的问题。

像西班牙国际银行这类银行已经在使用这项技术来连通欧洲与美国,并准备用同样的方式将美国与拉丁美洲连接起来。

M-Pesa服务更胜一筹

而传统上为银行间转账提供服务的全球银行间金融电信协会(SWIFT),也没有在这一挑战面前坐以待毙。它已经测试了一个可以在北美,欧洲和亚洲的银行之间转移资金并能在短短13秒内完成付款的“SWIFT gpi Instant”系统。

该系统参考了诸多新交付使用的不间断即时付款系统——例如新加坡的FAST系统(Fast and Secure Transfers)和欧洲中央银行的TIPS系统(TARGET Instant Payment SettlementS)系统。

一旦美联储在2023年或2024年开始应用一套全天候实时支付和结算系统,那么,该网络功能就将进一步增强。

虽然SWIFT的试点项目并不依赖分布式账本技术(该技术通过同时在多个位置记录交易明细来验证交易),但其他项目已经在探索。例如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就一直在其“斯特拉计划(Project Stella)”中探索在国内和跨境支付中使用这项技术(请不要与同名视频游戏混淆)。

此外,在利用电信技术为无银行群众提供服务方面已经取得了了长足的进步,比如起源于肯尼亚但如今推广到阿富汗到阿尔巴尼亚的M-Pesa。

别寄望扎克伯格

用户甚至连银行帐户都不需要,只要有一台手机以及一份与电信服务提供商签订的合同就行。然后他们就可在路边商店充值,用PIN码保护余额并向任何拥有账户的人付款。

像M-Pesa这类平台不仅用于支付,还能提供诸如小额贷款等其他金融服务。换句话说,在为无银行账户者提供银行服务方面它们均已超越了天秤币。

而对此类服务的批评集中在其成本上。在占主导地位的电信企业几乎不会面临竞争的国家,这些企业可以坚持收取高利润。似乎在这些地方天秤币才可能产生破坏性的、有利于竞争的影响。

但这都是一厢情愿。现实情况是那些能成功游说政府禁止新来者进入本行业的电信企业,也能照样游说监管机构不去给天秤币授权。

在经济和金融服务的问题都在于缺乏竞争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的民众需要求助于自己的监管者和政治家来解决自身的困境,而不是寄望于扎克伯格。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