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备战雨季
雪隆修树清沟防洪

东北季候风到来,巴生谷豪雨连连,频肇树倒或突发水灾,引起交通瘫痪。(档案照)

(八打灵再也18日讯)东北季候风到来,我国喜别烟霾,却迎来巴生谷近期豪雨连连,频肇树倒或突发水灾和引起交通瘫痪,雪州各地方政府已提醒麾下各小组防范雨水带来的上述灾难,以保公众生命与财产的安全。

据了解,各地方政府吁麾下各小组确保公共卫生及园艺工作如期展开,特别是按时清沟,以免沟渠堵塞造成雨水无法顺利排放而回流,引发水灾。



同时,积极修剪一定树龄、庞大树干枝桠的树,以及清除树身已腐蚀的树,免被强风吹倒,危及他人。

同时,雪州气象局预测10月降雨量高达240至360毫米,11月降雨量则平均会达到250至370毫米,而12月有200至300毫米;促请各相关单位做好防灾措施。

根了解,雪州各地方政府都设有“雪州快速行动队”(PANTAS),24小时候备,并与辖内的消拯局、后备队保有联系,随时针对天灾事故的发生,展开即时救援工作。

民众可通过雪州水利灌溉局查看降雨量,做好防洪措施。

在隆市方面,设有24小时拯救队,任何紧急事故,如突发水灾、土崩、树倒等,皆可联络03-4026 8323,以便当局派员前往支援。

居住在低洼区的居民也可浏览雪州水利灌溉局网站,查询水位或降雨量,做好防洪工作,http://jpsscada.selangor.gov.my/Rainfall



《南洋商报》针对近期常肇上述灾难一事,抽样询问各地方政府代表或人民代议士,受访者均指他们的区面对雨季带来的各种影响。

突发水灾令车辆受困路中。(档案照)

乱丢垃圾堵塞沟渠

多数突发水灾皆人为

大多数突发水灾皆人为。

据受访者回应,突发水灾原因除了是降雨量高,最主要原因是排水系统堵塞,雨水无法顺利排放回流。

尤其是乱丢垃圾或把食物残渣倒入沟内,造成排水系统积塞或冲入河口,阻碍雨水的排放流通。小贩把用过的油倒入沟,造成油脂凝结而堵塞。

因此,见雨季到来,他们提醒居民疏通住家沟渠,勿随意丢垃圾,尤其是住在山坡附近者,须留意土质的稳固性,提前向地方政府反映。

丁杰隆

安邦再也市议员丁杰隆:部分由发展项目造成

上周末,安邦再也辖内一些靠近森林山坡地带地区,如南柏再也、安邦打昔、安邦混合区等,发生了约7次土崩,主要是泥土流失或松软造成,所幸灾情不严重,市议会官员已及时展开紧急抢修工作。

至于突发水灾,则没有固定地方,每次一旦接获投诉,官员或市议员会到场查看淹水原因,再对症下药,遗憾的是,许多突发水灾皆人为。

尽管清洁工人定时清沟,但垃圾虫却死性不改。

另外,也有突发水灾是由发展项目造成,特别是带有黄泥水的水灾,相信大多数是发展项目的防洪工作做不好而引起。一般市议会会在确认肇因后,会要求发展商改善,甚至负起清理灾难现场的费用,或是人道上赔偿损失给涉及灾民。

如果问题屡次没改善,市议会会发出停工令7至14天,或开出罚单,最低罚款2万5000令吉。

此外,市议会发现,突发水灾或土崩大多数发生在那些已有30至40年历史的旧市区,主要是排水系统陈旧。尤其是住宅区的水沟,一般只能负荷每小时60毫米的降雨量。

如果巴生谷都在同一时期下雨,防洪沟或河流无法快速排放雨水,很容易回流。市议会近来改善旧市区的排水沟,做好防洪工作。

余深恩

士拉央市议员余深恩:水沟封死难清理

士拉央有不少区容易在雨季发生突发水灾,例如士拉央、士拉央峇鲁或是士拉央新镇一带,一旦发生突发水灾,就会引起不便,如引发大塞车等。

因此,市议会已在会议上要求各组加强监督,确保按时间表清沟、收取垃圾、勤检查枯树等,确保流水顺畅,防范树倒。

鉴于部分商业或住宅区排水沟陈旧失修或无法负荷人口增长,市议会也积极动用拨款为一些地区改善排水系统。

遗憾的是,不少商店住宅为了个人方便,会把门前水沟封死,以致清洁工人无法顺利挖沙通沟,加上一些人为乱丢垃圾行为,造成水沟易堵塞;目前市议会在市民申请装修准证时,阐明不准封死沟盖。

另外,砍树方面,市议会面对两难,有市民认为大树应修剪,有市民则阻止,修剪工作受阻,其实官员会查看树身的健康程度,若有白蚁入侵,一般会砍掉。

游佳豪

甲洞国会议员政治秘书游佳豪:要求市厅修剪树木

甲洞最近较常接到树倒的投诉,尤其增江北区一带,也有大树压毁停在旁的轿车,所以服务中心有特别要求吉隆坡市政厅园艺组勤加修剪树木。

据观察,部分倒树非枯萎问题,而是枝桠过于茂盛,以致强风吹袭下易倒下甚至连根拔起;基于园艺组人手有限,难兼顾每一棵树,服务中心一旦发现有过于茂盛的大树,都会向园艺组反映,要求派人修剪。

突发水灾方面,近来较少发生,只有一、两宗较小淹水事件发生;过去为全力解决突发水灾问题,我们积极与南方固体废料管理有限公司配合,在黑区进行通沟及清垃圾服务,以及要求隆市政厅拨款改善排水沟。这效果非常有效,大大缓解选区内的突发水灾问题。

报道:潘丽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