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毕业生轰校长下台】不满马大打压学生
律师退出竞赛评委

法立兹金纳:学生组织有权对阿都拉欣发表的言论提出质疑。

(吉隆坡18日讯)一名律师指责马来亚大学校方打压学生的抗议活动,并对马大校长涉嫌发表种族言论表示不满,宣布退出马大2019年敦苏菲安模拟竞赛的评审工作。

这名律师法立兹金纳说,他是在上述课题发生前,接受马大校方的邀请,以出任上述竞赛的其中一名评审。



他在面簿贴文说,然而,随着上述事件,如今他必须撤回有关邀约。

不满源自校长言论

“随着马大学生对马大校长早前在马来人尊严大会上发表的言论作出抗议,但校方在处理有关事件的手法却引发连串的负面新闻后,我无法昧着良心,出任有关竞赛的评审。

“在没有厘清校长谈话的真实性,或是受影响学生的申诉是否有理之前,我感到惊讶的是,校方无法将这一事件视为行使基本自由,在这种情况下是言论自由的现象。

“还有,学生不获准挑战或作出批评,殊不知,学生不满的根源,就是源自校长的言论。据说,大学是一个让坏主意消失的地方。”



他抨击以马大校长拿督阿都拉欣领导的大学官员身为精英,却宣称学生们必须在“适当的场合”上宣泄他们的不满,这种心态与开放环境学术界的价值观背道而驰。

“扣押证书形同霸凌”

法立兹认为,阿都拉欣在马来人尊严大会上的言论具有排他性,是一种出于种族利益为考量的论点。

“我国有联邦宪法,所有大马人都享有其权利和自由。

“没有所谓的‘社会契约’,它是一种随意而危险的委婉说法,旨在传播与联邦宪法赋予的价值观和自由背道而驰的思想。”

法立兹强调,学生组织有权对阿都拉欣发表的言论提出质疑,而后者理应有勇气和才智,轻松应对学生的挑战。

他也谴责校方扣押马大新青年前主席黄彦铬毕业证书的做法形同“霸凌”,

“扣押受影响学生在毕业典礼上领取毕业证书,这种做法不但小气,最好的情况下是引起激烈的反应,而最坏情况下则是一种欺凌行为。

“我认为大学管理层无法理解这一点,这可怕地反映了我国公立大学的情况。

“令情况变得更糟的是,至今没有人对校长的言论进行公开或激烈的讨论,这加剧了人们对大学校方在没有对校长言论作出相应决定下,却惩罚受影响学生的印象。

“因此,在我看来,此事存有不合理和不理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