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水电表未装 装修难动工
芙公市一楼重开障碍多

建竣超过1个月,芙蓉公市一楼重开日遥遥无期。

(芙蓉17日讯)水电表未装置,贩商未领取钥匙,装修工作未批及无法施工,芙蓉公市贩商重新迁回一楼新建摊档仍有很多障碍,在新址建筑经营生意的日期一再拖延。

芙蓉公市一楼重建工程已全面建竣,后续的搬迁回原址的工作非常棘手,应对的市议员直呼“剪不断理还乱”。



《南洋商报》探悉,芙蓉市议会在处理贩商重新迁回的课题上难题重重,除了面对贩商复杂的人事关系及诸多要求,在协商和沟通方面存在问题,导致贩商迁回原址的日期一再拖延。

贩商们要迁回原址可说是过五关斩六将,从最棘手的摊档排位、申请及安装水电表、贩商签署及交回市议会租赁献议文件、贩商领取摊档钥匙、进行装修工作,最后才能正式开业。

芙蓉市议会仍等待贩商申请电表,让贩商可以顺利迁回原址。

原定9月迁回

原定于9月就能重新搬迁公市一楼原址营业,市议会却面对贩商们延缓提交文件申请水电表,市议会被迫把截止日期展延至9月尾,国能公司和森水务公司被迫延迟至本周才进行安装水电表工作。

与此同时,贩商刚提交装修申请,市议会正在审批,贩商们必须苦等批准,装修工作才能展开,迁回及营业之日遥遥无期。



芙蓉市议员多次召集贩商就迁回原址的程序进行解说会,希望能帮助贩商们早日营业。

“转租”或是阻碍

“转租”是芙蓉公市不能说的秘密,极可能阻碍贩商迁回原址营业的最大问题。

“转租”顾名思义是公市摊档的档主无意经营,却没有把摊档交回给市议会,反而转让给自己的亲戚朋友,已属违反市议会的租赁条规,但屡见不鲜。

无论是贩商、公会、行政议员、州议员、市议员都对转租事项三缄其口,不愿多谈这个课题。

据了解,公市一楼摊档的305个摊档当中,相信有30%是属于转租,实际上数据没人能掌握,即使是芙蓉公市贩商公会也基于“人情”而不过问。

截至上周只有231个贩商申请电表,其中100人所提交完整表格,其余都是文件不完整,至于水表理应有147名贩商必须提出申请,但只有95人呈完整资料申请。

若国能公司和森水务公司收到贩商提呈的水电表申请表格与市议会发出献议信(Surat Tawaran)有出入,该申请将被拒,这意味着有关贩商并非市议会记录中的同一个人。

何永铧

何永铧:若不申请水电表 
贩商不理视同放弃摊档

芙蓉市议员何永铧表示,市议会的时间表原定10月15日之前贩商们要重新搬迁回原址,但水电表正在安装,贩商们还未装修,无法搬迁回原址。

“我不清楚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导致搬迁日期一再拖延,市议会官员非常积极配合,贩商们也响应,但却面对很多技术问题。”

他说,市议会委任的停车位收费的承包商因芙蓉公市临时摊档霸占很多停车位,导致无法收到应收的停车费而蒙受亏损,并要求市议会给予折扣,市议会变相亏损。

对“转租”略有所闻

他指出,贩商们必须领取摊档钥匙后才能装修及开业,对于熟食业者而言,他们可能只需把架子、煮食的炉灶和档口搬回摊档内即可营业;有贩商指市议会提供的抽油烟机位置不适合,因大部分熟食业者是在档口朝外烹煮食物,他们已向市议会提出申请要把抽油烟机重新更改位置。

“我对公市‘转租’事件略有所闻,详情并不清楚,不过若贩商最终没有提出申请水电表,也没有与市议会签署一封租赁信函并领取钥匙,将视为贩商自愿放弃摊档。”

盼下月能全面迁入

他说,芙蓉市议员李金融扮演协调角色,帮助贩商向市议会申请时所面对的问题,希望尽快重新迁回原址营业。

他说,对于贩商们延后迁回原址,应该是贩商和市议会的沟通问题,因为一些市议会已有的条例,贩商们因公市重建后需要重新申请,不适应市议会的各种条例。

他表示,原定10月中旬就要迁回原址,但目前的进展是不可能,希望贩商能在11月全面的迁回原址营业。

许礼叠

百余人未申请水电 许礼叠:贩商应速处理

芙蓉公市贩商公会会长许礼叠说,自从行政议员张聒翔巡视公市及公布很多贩商尚未申请水电表后,至今他们还收到零零落落的申请水表和电表申请,根据数据显示尚有百多人还未提出申请。

“我不清楚为何贩商们不要申请水电表,可能有些贩商是两姐妹在毗邻,打算申请一个电表或水表而已,贩商需要考虑清楚,并尽快向市议会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