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灰色(极限篇)

摄影:K C

戴上墨镜,触摸烈日下的午风,温柔带一点失真。

等到天阴了,所有落叶不再烫手,才从耳边摘下。



我没有真正清明的一天,选择中间是习惯被保护色捆绑。

所以请原谅,不靠白站,或靠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