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以二元思维看“就业津贴”/黄子伦

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终于出炉了,其中备受争议的就是待业大专生的就业津贴。

坊间许多看法都认为培育大专生已经耗费了国家许多重要资源,待业大专生无法为国家提供可靠的劳动力已经是可耻,现在他们“重新就业”竟然可以获得“奖励”,就更是匪夷所思。



不过,如果我们结合其他关于就业的政策,就会发现财政预算案的思维是为了提升国家的就业率,尤其是这些有着重大潜力的群体,例如待业大专生和脱离职场的女性。

传统的经济理论说得很清楚,国家的经济成长只能仰赖几个关键因素,分别是:人力资本、固定资本、投资、以及科技升级。而直接增加劳动人口,绝对有助于增加国家的总生产力。

首先,为何要让待业大专生“重返”职场,并不是要变相地纵容懒惰,而是避免大专生待业过久,越容易和职场脱轨,也越难觅职。

有过短暂离职经验的朋友都会有这感受,就是脑袋里所遗存的技能和知识无法追得上日益变迁的竞争社会。因此,给出“就业津贴”看起来很不可行,不过却是避免这批待业大军日益庞大的治标手段。而且,大家不需要过度担心,因为聪明的雇主会根据这些津贴,而适度调整这些大专生的薪金。



舒缓职业母亲压力

另一个有部分人看不过眼的政策,就是女性所获得“重返职场津贴”和更长的产假。许多人在抨击第二种政策时,最喜欢戴有色眼镜,然后说某某族群一定会滥用这项福利。孰不知,其实很多公司,尤其是跨国公司,已经是把产假提升去90天了,有些甚至提升去120天。为什么这么注重效率的大企业要这么做呢?

作为男性,我是很难想象女性在生育的痛苦以及之后的劳累,不过我身边凡是刚生小孩然后重返职场的女性朋友,无一不是双眼布满血丝,挂着厚厚的眼袋和黑眼圈。让职业母亲可以有更多休养时间,安顿家里的工作,绝对是可以大大舒缓她们的生活压力。这也能够减少她们离职,成为全职母亲的可能性。

我不是看轻“全职母亲”,只不过我们无法否认那些原本是双薪家庭的女性,一旦成为全职母亲,家里的经济负担就会急速上升。而最终承担巨大经济压力的,就是原本就是父亲。一旦压力太大,就会压制整体社会的生育率,给社会老龄化埋下重大隐忧。

那些动辄批评女性产假太多和女性获得“重返职场津贴”的群体,要么是缺乏同情心,要么就是没有思考到社会里唇齿相依的关系,只看得见一些短期利益。

要知道,分析任何经济政策,我们不能陷入二元思维,要明白“就业”和“不就业”这两端之间其实存在着大批人口。有些人确实是懒惰,不过也有很多人因为雇主的固化思维,而迟迟无法就业。因此,这些新政策就是为了打破这个僵局,给国家的未来前景创造更多可能性。只要该政策能够把更多天秤移向“就业”那一端,就算是凑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