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应尽快处置“恶法”/南洋社论

警方援引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逮捕多名涉嫌“泰米尔之虎”活动的政治人物引发争议,大马律师公会14日发文告重申废除此法令的立场,并指SOSMA曾有被滥用的先例。

该公会主席阿都法立指出,希盟通讯局成员拿督斯里凯鲁丁、郑文杰和玛利亚陈过去曾被援引SOSMA扣留,可是3人后来不是被当局撤销控状就是获得释放。



长达28天的扣留期限是SOSMA的最大争议点,在此法令下被扣留,最终却不被提审的人是否无辜受罪,成了争议焦点。然而,也有人认为,警方在维护国家安全的大前提下,采取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态度,实乃无可厚非。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也为警方在“泰米尔之虎”事件上的执法背书,理由是“在其他法令尚未存在之际,警方可以引用SOSMA。”

事情有一定的矛盾性。SOSMA确存在“未审先判”嫌疑,然而,只要警方执法公正,这项法令又不可说毫无存在的价值,可若是单从政治的角度出发,希盟政府确实应该尽快拟定一项或一套更符合民主精神的新法令取代SOSMA。

希盟在大选宣言《废除恶法》中承诺,一旦执政,将废除多项法令,包括1948年煽动法令和1984年印刷与出版法令,同时也承诺将废除包括SOSMA和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令(POTA)等法令中“残暴”的规定。



仔细解读,希盟宣言对《废除恶法》之说有两种定义,一是将1984年煽动法令等恶法完全废除,而SOSMA却只需要废除法令中的所谓“残暴”规定。

那么,SOSMA的败笔何在?是28天的扣留期限?还是其他“残暴”规定?

站在警方作为执法单位的立场,援引其认为最具效果的法令来执行任务,是依法办事之举,不应被视为滥用权力,更不应该受到严厉批判。

当然,法令可随着时代的不同而改变,更重要的是,当绝大多数人民需要改变的时候,当政者就必须俯顺民意、从善如流。

希盟宣言中所提的“恶法”该如何处置,希盟政府应作明确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