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
放眼东南亚市场

若常关注钟表圈的动向,一定都听过“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Patek Philippe Watch Art Grand Exhibition)”。今年,此展破天荒来到新加坡举行!

坐落在展场的入口处,是百达翡丽专为新加坡和东南亚地区,所特别打造的主题馆。

2012年,第一次在迪拜举办之后,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便成为钟表爱好者高度重视的盛事之一;因此,从隔年开始,每两年就在不同的城市,包括慕尼黑(Munich)、伦敦和纽约都各办了一次。



该展不仅是越办越盛大,访客也越来越多,从第一次的千到数万人。可惜所办过的国家都离我们好远,不是人人都能腾出时间和预算;当东南亚的表迷都倍感失望和懊恼之际,百达翡丽一方就捎来了好消息。

2019年,属目前规模最庞大的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第一次选在东南亚地区举办,且就在我们的邻国——新加坡。

没错,第一次在东南亚,甚至第一次在亚洲举办的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地点就选在新加坡一座地标建筑的剧院,即滨海湾金沙大剧院(Marina Bay Sands Theatre),将2万4000平方英尺的空间分隔成10个主题馆,每一个主题馆都非常的精彩。

不同的主题馆,均有不同的设计,每个设计都很华丽。

耗资庞大入场免费

最难得的是,虽耗资庞大,但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是免费入场的。从9月28日至10月13日,为期16天的钟表艺术大展已圆满落幕,但已错过的读者也不必惋惜,因《南洋商报》有幸成为唯一一家受邀到新加坡参展的中文报,这一次,就让我们先为你理出重点,为下届的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作好准备。



但你定很好奇,为何是东南亚,为何是新加坡?毕竟,很多腕表品牌都是较偏重庞大的亚洲市场,作为百达翡丽的第四代掌门人——总裁泰瑞斯登(Thierry Stern)就表示,其实对百达翡丽来说,东南亚市场非常的重要,至于新加坡则扮演着枢纽的角色,所以绝对值得为东南亚市场举办一场规模如此庞大的钟表艺术大展。再加上今年也适逢新加坡迎来开埠200周年纪念。

东南亚区总经理迪帕查特拉(Deepa Chatrath)及全球销售和市场总监杰罗姆佩尼西(Jerome Pernici)。

庞大潜能深度探索

说到东南亚的市场,百达翡丽的东南亚区总经理,迪帕查特拉(Deepa Chatrath)在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也提到百达翡丽在马来西亚的需求明显越来越高,“过去的10年,我们非常努力,也很积极地做了很多的分享和传播,确实获得了很好的回应。

“在我看来,东南亚市场是有深度的潜能市场,只是我们还没有机会去探索更多。”

不同领域的工艺大师,会在现场示范和解说。

瞭解制表工艺价值

百达翡丽的全球销售和市场总监,杰罗姆佩尼西(Jerome Pernici)也附和道,与其只说一个地方,其实是整个东南亚市场都拥有庞大的潜能,毕竟都是集群发展的,像这次的钟表艺术大展,虽然是在新加坡举办,但却能同时接触到很多的东南亚国家。

他说:“有机会的话,能亲临日内瓦的百达翡丽博物馆,当然是最好的,但我们理解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所以就干脆直接把日内瓦给搬来东南亚,将我们专业的制表团队给带来,让不管是接触已久或新接触的钟表迷们都能更瞭解珍稀的制表工艺和它们的价值所在,所以我们是倾注了很多的努力去举办这一次的钟表艺术大展。”

3大看点逛表展

刚提到,这次的钟表艺术大展,被划分成10个主题馆。

这里不会一一介绍,但会给你整理出三大看点,其实这10个主题馆,简单来说是综合各种元素,包括影像、文字、钟表展品和专业解说,协助访客瞭解品牌的历史故事,深入探索品牌的制表工艺和杰出作品。

【看点一】

本届的钟表艺术大展最特别、也最值得介绍的部分,当然是品牌特别为我们开辟,并坐落在展场入口处的——“新加坡和东南亚展厅啦”!

包括泰瑞斯登和迪帕查特拉,以及新加坡通讯及新闻部的高级政务部长沈颖,所一起主持的隆重开幕仪式,也在这别具意义的主题馆内进行。

最重要的是,这里展出的钟表,均跟东南亚有关,以下就以图文的方式呈现。

约1810年,呈桃形的挂表“S-303A-B”问世,这款让人眼前一亮的匠心之作,所呈现的,是东方动植物的独特风貌。
于1830年打造,这款“S-112”怀表,虽然所描绘的,是中国广州港的忙碌场景,是据说是以东南亚商贸航线为主题。

这枚“P-1457”怀表,曾是暹罗(现称泰国)的国王,即拉玛五世(Chulalongkorn)的心爱之物,凸显了该地区文化的独特性。
“Ref.20074M”圆顶座钟,饰有掐丝珐琅工艺打造的泰式装饰图案,还镶嵌了银色亮片,展现出泰国在建筑的装饰,及传统织物的特色。
同为圆顶座钟的“Ref20087M”,以热带岛屿为主题,并采掐丝珐琅装饰,描绘出缤纷美丽的海底世界。

【看点二】

在拿破仑展厅内,不仅以百达翡丽,座落在日内瓦罗纳大街,历史悠久的沙龙来装饰;所展出的,更是专门为东南亚市场打造,首度亮相的“新加坡特别版”。

为何是新加坡特别版,刚已提到了,因新加坡扮演的角色,是东南亚和西方国家之间的贸易枢纽;因此,除了仅限于新加坡,也会公开给其他的东南亚地区,以示品牌对东南亚市场的重视。

另外,在其中一个展厅所展出的还有2019的新作。今年的巴塞尔钟表展,百达翡丽推出了许多,令人惊艳的腕表,譬如讨论度非常高的“Calatrava 5212A”。

它深受瞩目的亮点,是品牌破天荒开发出具有周历功能的腕表,而且还以不锈钢材质打造,对向来都惯用贵金属表壳的百达翡丽来说,可说是罕见的现象。

而另一款深受瞩目的,还有“Ref.5520P-001 Alarm Travel Time”,是在两地时的基础上,再添加一个闹钟功能,也因此多了一个表冠,让左右表冠数量对称,呈现出独特的视觉效果。

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挂表。
百达翡丽的第一枚腕表献给了匈牙利伯爵夫人。

【看点三】

从百达翡丽博物馆运来的古董钟表。当中,包括了英国维多利亚女王,于1851年的伦敦水晶宫世界博览会上,所选中的一枚百达翡丽描金蓝色挂表,以及1868年献给一位匈牙利伯爵夫人(Koscowicz),同时被很多的历史学家视为史上第一枚的腕表。

在这里,你能看见很多有趣的钟表设计,可谓大开眼界,而且要知道百达翡丽的博物馆是公认世界顶级的钟表博物馆,所以对无法亲临博物馆的钟表迷来说,真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啊!

百达翡丽的第四代掌门人裁泰瑞斯登(Thierry Stern)。

制表传统和工艺传承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百达翡丽是日内瓦“仅存”的独立家族制表商。所以传承对他们来说,非常的重要。但所说的传承,不只是他们的家族事业,还包括制表传统和工艺。

所以百达翡丽钟表艺术大展的最后一个礼拜,是开放于家庭日,让父母带着孩子,到展场体验各种跟高级制表工艺相关的活动。透过亲身体验和深入了解,以避免品牌,甚至是整个高级钟表产业跟新一代的人脱轨。

珍稀工艺有目共睹

当然,非家庭日的时候,访客也有机会深入了解,各种高级的制表工艺,包括复杂的机械装置以及珍稀的装饰艺术等。百达翡丽对珍稀工艺(Rare handcraft)的传承,也是业界有目共睹的,譬如大家都很熟悉的珐琅彩釉以及其他极少听见的手工精饰。

泰瑞斯登更透露,他已开始训练自己的两名孩子;实际上在这次的钟表艺术大展,其中一名孩子也亲临现场学习,但他希望能给孩子留一点空间,所以就没有多做介绍。他更表示,若孩子没意愿继承,他也不会强迫他们。

新加坡独家报道/摄影·洪诗迪 (部分图片由品牌提供)

新加坡独家报道/摄影·洪诗迪 (部分图片由品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