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部长关注一家小企业/黄子

四十多年前,小弟还是社会新鲜人,在一家小型发展商工作,事务繁杂,有时还做“狗怕拉”(督工)。

那年头,工作机会稀少,僱人容易,大都以日计酬薪,且细到计时,比如开工后下雨,或工人有事提早离开,实干多少小时,就算多少小时,童叟无欺,三大民族,一律平等。



最近一位发展商朋友说起,他在复古。聘请的职员从月薪改为日薪,月薪4000,日薪一天200,员工同意,多劳多得,少劳少得;而他省掉心烦,今天生病,明天家中有人去世,50年不变的情节,同一位亲人可以死掉两次甚至三次;至于周末长假,无论是星期五到星期日,或是星期六到星期一,保证长假后会生病,3天假期延长为4天。该来的没来,其他人怎么工作呢?

FOODPANDA只不过僱有一两百员工的小企业,如此规模企业,比牛毛还多,想不到只是劳资作个调整,竟然爆红起来,多日来受到媒体关注。噢不!先是受到一个没有打过一天工即青云直上当起部长的才俊热血关注。

只因该部长是首相的宠儿,其种族正义热血奔腾也迫得其他两部长也大张旗鼓地联合关注。三个部门隆而重之,如临大敌,似乎有千军万马即将杀之过来,煞有其事地急商对策。

这还不够,最终还将之呈交内阁讨论——这比芝麻比绿豆大不了多少的小事。



多劳可多得

复古的朋友说,现在他自己不直接僱用工人,把工程分细,全部承包给工人。所有外劳:印尼、孟加拉、缅甸,各民各族都喜欢承包,因为多劳可多得;不过,我们最有尊严者,无论如何都不要,最好月薪,不然日薪也可以。为何如此,答案就是马来人尊严大会,重弹的老调。

经济如此糟糕,政治如此恶劣,种族主义、极端宗教如此狂飙,希盟政府若一时无法引领人民国家走出乌烟瘴气的迷茫,请内阁部长们不要再添乱了。

一个小企业要调整运作机制,控制成本,就让劳资双方去磨合,只要不违反劳工法令;纵使有劳工法令问题,工人也可告到劳工局,国家养了170万公务员,别以为他们全都是不懂事的白痴,他们才是专家。

当部长的,不是去鼓动群众,玩街头示威,声讨小企业。若真的把所谓傲慢的FOODPANDA抵制斗垮了,失业的一两百个员工是谁?热血呼啸,可以喂饱他们吗?

一个部长已如此意气风发管起这粒小芝麻,碰上一颗冬瓜滚下来,内阁如何尊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