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缺围篱保安 出入自由
组屋成毒贩交易天堂

人民或政府组屋一般没有围篱,外人可自由出入。(档案照)

(吉隆坡13日讯)吉隆坡人民与政府组屋,包括一些私人廉价组屋,由于缺乏围篱、保安员看守,加上居民平常忙三餐外出打拼,以致出入自由的组屋区,成为毒贩、瘾君子的交易天堂!

毒品问题也为社区制造许多负面问题,如有瘾君子偷窃居民的财物、在追龙地点制造垃圾、为社区的孩子带来负面的影响,以及有辍学青年被游说利用,成为毒驴等。



《南洋商报》针对首相署国家团结及融合局(JPNIN)和吉隆坡市政厅基于组屋和人民组屋的罪案率和毒品问题上升,通过与警方和国家反毒机构合作,圈定出11个人民屋及8个政府组屋作为反毒品及罪案率的热点区。 据受访者们指出,毒品问题过去一直存在于人民或组府组屋之间,甚至有的廉价组屋因为一样没有围篱,也没有保安员24小时驻守巡逻,加上许多地点偏远及纯住宅区,白天只有老人小孩留守,出入自由,成为毒贩交易的热点区。

该些组屋的居民以低下层为主,平日忙于赚钱养家糊口,对环境问题也较少关注,使到毒贩与瘾君子在没有人干涉的情况下,变得猖狂。

受访者指出,过去不时通过各政府部门,包括警方反映组屋区的毒品问题,尽管警方在接获投诉后,都有派员突击及捉拿可疑者,但疑证据不足,没多久又释放。

毒犯也会在警方密切关注某组屋时,转移阵地,待风声过后,又再出没活跃。

频取缔巡逻杜绝毒品



受访者一律认为,持续、频密的取缔与巡逻,方能杜绝毒贩与瘾君子的出没。

他们指出,由于扫毒行动非持续性,警方往往会在社区回归平静后,转到其他热点区服务,以至毒贩会在风声平静后,又到老地方活动。

有人民代议士也会与政府单位配合,关注社区的贫困与辍学问题,包括加强教育,防范青少年参与毒品活动。

组屋区成为毒贩、瘾君子的交易天堂。(档案照)

居民多自顾不暇——士布爹区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助理●蓝诗琳

以往有接获一些投诉指有瘾君子在组屋出没,但最近服务中心都没有接获相关投诉,加上为了快速的处理选区的事宜,一般在各地方设有分区,由分会的小组去负责该区的事宜,需与分组的团队跟进方知毒品活动是否又再活跃。

其实,住在人民组屋的居民大多数是低下层人物,普遍面对三餐不饱,没有钱过活的窘境,一般到来服务中心求助者,很少提及他们所面对的民生问题。

相信一些组屋会有瘾君子出没,但因为眼前生活以温饱为主,居民为生活对周遭事感到麻木而不予理会,也不愿举报。

无论如何,居民若发现组屋有可疑人出没,皆可向服务中心反映,让我们获得情报向警方反映及要求加强巡逻。

辅导防被利用——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政治秘书●李明康

本区向来是汉都亚政府组屋常传出毒品事件,服务中心过去常接到来自居民投诉指有人吸毒或贩卖毒品,导至当地常有失窃问题,包括停放在楼下摩托车被偷走。居民对这些问题习以为常,会小心保管自家的财物。

其实这些问题与当地家庭教育背景有关,父母教育程度不高,忙于工作,无法给孩子管教等,形成了一系列社会问题。早前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就接获一宗求助案,父亲突离世,母亲生病无法工作,重担落在年少的孩子身上,初入社会不懂险恶,受影响变坏了。

因此,服务中心一直都与教育部合作,辅导该些辍学学生,包括上门家访,了解青少年面对的问题,以免被毒贩利用,成为毒驴,断送前程。

另外,我们有与警方会商,警方曾针对人民或政府组屋的犯罪率问题,要求人民代议士向隆市政厅建议,把每区空置的一、两间单位当做是警方据点,更有效的监督地方上的罪案问题,我们也觉得这方法有效,值得推动。

警车来 转阵地——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

很多人民或政府组屋都面对毒品问题,包括甲洞区许多廉价组屋也是毒贩出入频密交易地点,最为严重是增江区花园。

尽管当地居民组织,包括我常针对这些问题投报警方,警方接获投诉后,派巡逻车到来监督,但每次毒贩在发现有巡逻车频密出现后,又会转移阵地,稍停一阵子,待风声过后又重现。

也曾有毒贩或吸毒者多次被捉,但不久后获释,问题没完没了;而且许多在组屋出没的毒贩或瘾君子并非当地人,纯以该些组屋作为交易地点,或躲在暗处追龙。

尤其是政府或人民组屋,包括廉价组屋,大多数没有围篱设备,甚至也没有保安员驻守,地点偏僻,加上低下层平常为三餐奔波,变成对本身环境不太关注,使到组屋成为毒贩及瘾君子的交易天堂。

这造成许多社会问题,包括瘾君子没有钱时,会偷走居民的值钱物,也会影响一些青少年的价值观。我觉得警方应该频密取缔与巡逻,才能奏效,否则毒贩会在稍停后卷土重来;另外居民也需时刻与居方保持联系防范。

独家报道:潘丽婷

独家报道:潘丽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