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繁荣宏愿与现实/白文春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两周前推介2030年共享繁荣宏愿。2030宏愿是政府致力让大马成为一个永续增长的国家,并不分阶层、种族、宗教与供应链,公平与平等分配国家财富的一项承诺。



我认为,2030共享繁荣宏愿是一份好计划,但关键还是在于执行。马来西亚从来不缺好的计划,然而,过去几年,我国的各项计划在达致目标方面却不那么成功。

举例,从2006年至2020年,长达15年的第三工业大蓝图,已阐明这段期间的目标。其中,我只想在这里提出两个令人关注之处,第一,该计划表明,它已考量工业与服务的发展,例如培养出高度熟练与知识型的人力资本,以及采纳和运用最新的各种科技。

然而,我认为,过去13年,该计划并没有完成任务,因为时至今日,我们仍受困于熟练员工短缺,过度依赖低技能外劳的老问题。

因此,第三工业大蓝图期间,平均每年要录得6.3%实质经济增长率的雄心壮志,恐怕难以实现,我预估只录得和第二工业大蓝图期间一样的4.9%年均经济增长率。

而且别忘记的是,第三工业大蓝图期间,还获得2010年推出的经济转型计划辅助。



尽管经济转型计划在第三工业大蓝图期间推动经济增长,但在这期间国家大量举债,债务与负债承诺高达逾1兆令吉,却令国家陷入财务紧缩困境。

另一方面,经济转型计划的利好已式微,国家经济增长动力已重新回退。

2030年共享经济宏愿聚焦15个主要经济活动,以协助它达成共享繁荣的目标。我认为,我们需要明确的指引,阐明我们如何推动上述15个经济活动。

我认为,基于我国市场很小,增长潜能受限,我们必须推动这15项经济活动往出口导向发展。

培养中小企

不过,基于全球市场竞争激烈,这不是一项简单任务,但若我国欲推高国民收入,以成为高收入国家,我们必须这么做。

我认为,为了确保出口导向经济活动取得成功,它必须由国内外大企业,而非中小企业来领导。

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培养中小企业成为支援大企业的一股力量,直到它们本身有能力单枪匹马在国际市场闯荡。

不过,基于各国对资本投资的竞争激烈,加上国内政治环境,我们无论要招揽外来直接投资,还是鼓励国内直接投资,都不是容易的事。

此外,它必须获得一批获得高深教育及已对工业4.0、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做好准备的熟练员工来支援。然而,这本身也同样不是简单任务,因为整个过程需一段时日才能取得好成绩。

若大马人的技能不够熟练,知识也跟不上时代需求,那么,要如2030年共享繁荣宏愿阐明般,把员工薪酬推高至占国内生产总值(GDP)48%,将是一项非常具挑战的任务。

因为,企业不愿在员工生产力没有相应提高下,付出更高薪酬。

目标太乐观

截至去年,员工薪酬占GDP比重企于35.7%,反观邻国新加坡去年达到39.7%。

整体而言,基于共享繁荣宏愿在执行上是一项重大任务,我想要达到该宏愿中年均经济增长率4.7%的目标,显得有点过于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