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DB案件审讯】1MDB拖延提供总审计署文件
沙鲁不认同无关纳吉

沙鲁阿兹拉准备出庭接受辩方律师盘问。

(吉隆坡14日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阿兹拉不认同辩方主张,1MDB在提供总审计署文件一事上有所拖延,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无关。

纳吉被控25项涉及1MDB控状案续审,控方第9名证人沙鲁于今日继续接受辩方律师丹斯里沙菲依盘问。



沙菲依今日在庭上向沙鲁展示总审计署曾于2010年10月5日,致函给沙鲁,内容针对1MDB曾发出的一信,反映如果总审计署审计该公司,不能复印公司向该署出示的所有文件,并指机密文件需先获公司董事局同意才能公开。

沙菲依盘问证人,他是否意识1MDB的上述信件内容,反映该公司在提供文件给总审计署时有所拖延,获沙鲁回应说:“是的。”

至于1MDB在提供总审计署文件一事上有所拖延,与纳吉无关的说法,沙鲁回应说:“不同意。”

刘特佐传达1MDB股东指示

沙鲁解释,根据1MDB此前发出的信,总审计署进行的精明审核应仅限至2009年7月,刘特佐也曾告知他要非常谨慎,以防资料外泄。



沙菲依主张,刘特佐当1MDB犹如其“爷爷的公司”,向沙鲁下达指示,而后者盲目跟随其指示。

沙鲁回应说,刘特佐是传达1MDB股东的指示,而1MDB是遵循股东的指示行事,但也坦言这是在没有与股东会面和确认下所遵循的指示。

沙鲁供称,刘氏当时是1MDB股东的代表,但非股东。

根据沙鲁的书面证词,时任财长纳吉的权力是来自1MDB公司章程中阐明的3个角色,即首相、财政部长及1MDB顾问局主席,而根据公司章程第6条文,财长担任的角色是1MDB的唯一股东。

免遭用来对付纳吉
刘特佐促小心资料外泄

沙鲁阿兹拉指出,刘特佐告知他,必须极度谨慎处理涉及1MDB决策过程的资料,以免有关资料遭用来对付纳吉。

他说,但当时他并没有出现紧张感。

另外,沙鲁透露,他与纳吉的传送讯息频率为一年一次;他会在纳吉生日或大选前向纳吉发送讯息,献上祝福。

“我虽可与纳吉传短讯,但我无法随意就我认为确实的事宜(向纳吉)传送讯息。”

拒置评沙菲依多项主张

沙菲依在审讯结束前,向沙鲁抛出多项主张,惟沙鲁皆一律以“不予置评”回应。

这些主张包括:时任首相不曾是妨碍对1MDB进行审计和精明审核的人、纳吉无意要妨碍对1MDB进行审计和精明审核、唯一可见的利益相关者是刘特佐和1MDB的一些人串联,以确保总审计司不审计1MDB于2009年7月31日的之后账目、他们之所以不要总审计司介入是因这将揭开刘特佐和1MDB在发行IMTN时的欺诈行为和不当管理、同时也会揭开1MDB资金有7亿美元被非法转入属刘特佐的Good Star有限公司。

但当沙菲依向沙鲁主张,指早在那时候证人就和刘特佐为同谋时,沙鲁以:“我不同意”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