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欺负“熊猫”/周若鹏

我一直以为私人公司要怎么制定内部或外包员工的薪酬,只要不低于规定,是那家公司自家的事。倘若员工不满意,无论辞职或罢工,都是公司自己承担的后果。公司为什么要调整薪酬呢?坦白说断不会纯粹为了员工福利,说到底还是为了效率,保持竞争力,和对手一教高下。

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为人父母官”,关心罢工者本无可厚非,对相关公司提建议也还合理,但有必要在把一家私人公司的课题搬到内阁讨论吗?他严词谴责该公司以至引发群众抵制,我更不敢苟同。请问是否我以后为自己的公司做什么决策以前,都要打电话问过赛沙迪?



“熊猫”公司不想再负担送餐员的时薪,一定有它的理由,比方说顾客下单不足、冗员过多,为了盈利只好变通。如果政府干涉,如果“熊猫”屈服,恢复原本不利于公司营运的薪酬制度,最后因亏损而裁员甚至倒闭,结果是更多人失业,届时赛沙迪就是罪魁祸首。

唆使群众排斥“高傲”的公司(究竟是谁高傲?),演变成抵制,如此造成公司亏损,被逼裁员甚至倒闭,结果一样是更多人失业,赛沙迪还是罪魁祸首。你道最开心的是谁?便是“熊猫”公司的对手,此后对手一家独大,更可能抬高价钱、压低送餐员薪酬,那时候我们不只要吃很贵的外卖,还要看送餐员无奈的臭脸,每看一次就会想起赛沙迪是罪魁祸首。

政府制定政策勿插手

市场背后有亚当·斯密斯所论的“隐形之手”操控,部长多虑了。也不是叫政府完全不管,政府要做的是制定政策,建立公平竞争的平台,然后让私人界自由操作。



交通部插手管制召车服务,导致合格的司机数量剧减,下来几个月可能召车困难,造成消费者不便。本来我是觉得不愉快的,但仔细想想,这些私人轿车作商用,影响的就不只是车主,更多乘客的福利必须受保障。

召车服务司机控诉说在车卡上标记了召车车种,以后卖车时价钱就会大跌,但新车主不也应该有权清楚知道车子过去的用途吗?政府这样的干涉,才算是有理的干涉。

尽管我不是“熊猫”的忠实客户(我通常用隔壁那家),我还是非常支持送餐服务,十分尊重喂养我多餐的餐厅和送餐员。因此,请大家不要随便跟着暴民起哄欺负“熊猫”,暴民并没有好好思考,真要支持送餐员,应该多点餐才是,才可能增加他们的收入,抵制只会让他们收入减少,甚至失业。噢对了,请问送餐服务关青年体育部什么事?奥运增加了送餐比赛项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