钞票一出 谁与争锋/叶行

根据网络媒体近日揭露,上台执政不到两年的希盟政府,在最近一项民意调查里,支持率由87%跌至35%。该份报告是由默迪卡民调中心所提供,据称原本只属希盟内部的民意汇报文件,不知如何竟被泄露外传。

该份报告也显示,截至今年8月为止,希盟的华、印裔选民支持率节节败退,如今只剩下41%而已;而巫裔选民支持率,则还徘徊在30%。默迪卡民调中心在今年4月,还有一项针对民众对敦马哈迪医生任相认同度调查,得到结果是从去年83%,下降至46%,同时,对于他的内阁认同度,也仅39%罢了。



若以整体表现来说,希盟上台执政一年多后,成绩是不及格的;然而,抛开整体成绩,以单项来看,人民对希盟执政能力的认可度,几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有高官怀疑这份民调报告的可靠性,以高官走出去还有人要求合照来反驳,孰不知在我国,莫说是执政党高官,即使是在野党议员走出去,也会有民众要求合照,前首相纳吉就是个鲜活例子。所以,若有高官走出去,没有民众上前要求合照,不是该高官随从戒备森严让人难以靠近,就是该高官的修为其实已达神人境界,生人勿近!

话说希盟打从5·09上台执政以来,就饱受在野党宣传上排山倒海似的攻击,在巫伊两党联手下,塑造希盟政府被民主行动党骑劫的假象,掀起马来族群的危机感;马华则在华社面前极尽所能,力数行动党在国会里空有42席,结果是当家不当权。

在政治游戏里,各为其主而尽力去抹黑对手,是理所当然的游戏规则,当年希盟还是在野党时,对这游戏也是驾轻就熟,所不同的,这次在野党是踩在种族宗教线上,明显玩走钢丝游戏!



不过,不知是希盟自信过高,还是掉以轻心,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作出适当的应对,反而任由巫伊两党肆意妄为操纵局势,放任种族宗教偏激情绪蔓延,最后终于先机失尽,导致今天希盟左右不是人的局面。

上台失方向 两头不到岸

固然,在野党的兴风作浪,是希盟从神台掉落凡间原因之一,但希盟若能洞悉前覆后戎的道理,以国阵为鉴,本身自然会固若金汤,在野党唯有老鼠拉龟无从下手了,然而,希盟虽然是靠“多元路线”上台,执政后竟迷失了方向,从“土著大会”到最近的“马来民族尊严大会”,明显犹豫在“多元路线”与“种族偏执”之间,既想揽住华印裔及开明回教徒的票源,又妄想和巫伊两党争夺保守派马来票,终于搞到自己两头不到岸。

坦白说,5·09之所以能够成功掀起政治海啸,除去人民开始厌倦国阵巫统那套分而治之的种族治国方针以外,还有个主要原因,就是很多人民其实已入不敷出了,因此唯有孤注一掷,把希望寄托在希盟身上。

只是希盟依然让人民失望,执政一年多,看到只有官方冰冷的经济好转数据,还有高官自弹自唱好过前朝的歌曲,实际上,很抱歉,人民感觉不到,唯一知道的,是原有的汽油补贴将取消,然后换来每月30令吉的津贴,老实说,打一次油就没了;更担心的是,汽油价格自由浮动后,还有多少货物也会应声起价?

要如何压制物价,如何增加国民收入,其实是执政者的首要任务,都说民以食为天了,因此,人民若能天天三餐温饱,袋有余钞,自然会怨气消散,至于那些什么有的没的尊严、被人压迫及特权被挑战什么的,老实说,钞票一出,谁与争锋?

古人曾云:诚信为本,执政者就算未能牙齿当金使,但至少也要骗得像样点,朝令夕改转变过多,说的人不累,听的人也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