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祖强被控强奸】来马3周只见过一面
女佣母:女儿非常害怕

蒂娜手领抵达马来西亚后,到警局录供的报案纸;左为嘉比尔。

(巴生11日讯)霹雳州行政议员杨祖强涉嫌强奸印尼女佣一案,女佣母亲透露其女儿非常害怕,更不停哭诉,所在之处有很多坏人。

杨祖强也是行动党霹雳端洛州议员,告假中的他被指于7月17日在住家强奸印尼女佣,抵触刑事法典第376(1)条文,并于8月23日被控上法庭。



女佣阿琬(Awang)的母亲蒂娜于9月20日前往印尼驻马大使馆探访女儿,惟她表示逗留在我国的3个星期,只有一次探访女儿的机会,而且只是短短20分钟。

蒂娜今早由代表律师陪同召开记者会透露,在探访期间,女儿向她表示感到万分恐惧。

“我于9月18日以旅游签证入境大马,今天返回印尼,但长达3周的逗留时间仅探访了女儿一次。我女儿一直在哭,她很害怕,她和我说这边有很多坏人。” 

蒂娜哽咽提到,在探访期间,女儿本来想告知她一些事情,惟大使馆官员突然迫使她离开,并告诉她:“你不要理会女儿说的一切,你最好赶快回去印尼,不要理会阿琬。”

询及她希望我国能为其女儿做什么,蒂娜顿时爆哭,指女儿非常想念她,她希望女儿可以尽早回到爪哇岛甘榜。



律师:申请探访被拒

家属委任的旁听律师嘉比尔透露,他曾向印尼驻马大使馆申请,以便前往探访受害者,却被婉拒。 

他说,以上这番话足以引发许多揣测,基于这只是母亲一人的口述,可信度有待确认,因此希望能接见受害者,深入了解案件内情。 

“当受害者本身自称,她不知道自己为何在这里时,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

若仍被拒探访母亲将爆料

嘉比尔透露,如果总检察署依然拒绝他探访阿琬,后者母亲将爆出一些女儿告知的秘密。 

“母亲知道一些很危险的事,这是她女儿跟她说的。不过,基于此案目前处于司法程序,我现在不能公开说出,如果我依然被拒绝探访受害者,我会请母亲说出所知道的事情。” 

他形容,阿琬目前不仅是这起强奸案的受害者,她也可能是政治上的受害者。 

嘉比尔解释,当时向印尼大使馆提出申请后,对方以此案目前正在司法程序,大使馆避免对受害者造成影响,无权让外界接触受害者,不过,申请方可向霹雳州检察署提出申请。

总检长霹检察署没回复

他说,他也致函给霹雳州检察署和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双双皆未回复。 

“我昨天(周四10日)再次联络总检察署,他们证实有收到这份申请,并会在之后回复(是否批准)。” 

嘉比尔指出,此案将于本月22日再次过堂,由于时间紧迫,他必须在这之前见到阿琬,以便更了解案情。

“我曾在9月24日的过堂后,向大使馆代表提及有关申请,后者当时也没有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