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还有尊严吗?/陈圆凤

同时独立,同时发展,同处在一个经济圈中,只是一衣带水,新加坡的成就我们拍马都比不上,马币和新币的兑换率创新低,在这样的情势下,我们还有尊严吗?

当回教徒大学校长们领着学者和学生高呼“非回教徒不可担任国家重要职务”时,难道他们不知道,如果国家衰落,国民谈何尊严?一个被贪污滥权,盗贼统治的国家,会得到世界尊重吗?马来西亚还有尊严吗?



有那么多官联机构及官企面对领导人渎职贪污的指控,而这些领导人都是回教徒,甚至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在这些事实之下,还要高呼“宁可选择贪污的回教徒也不选廉洁的非回教徒”,放任贪污者,这难道很有尊严吗?

唯才是用也不懂

刚刚过去的“马来人尊严大会”,上演的“尊严戏码”,真让人对这个国家的前途感到忧心忡忡,到底这些大学校长,精英回教徒,还想把这个国家怎样呢?蛮横坚持财长和总检察长必须是马来人,由此可见,他们对现在的财政部长和总检察长充满主观狭隘的偏见与厌恶,他们连普通人认知的“唯才是用”的见识都不如。

政府奖助学金只给马来学生,成绩不好的马来学生也应该获得政府支持,还有,借PTPTN不必还,还要在6年内实现单源流教育,这种种诉求,如同以民族利益绑架国家前途,罔顾其他国民的平等权利,这是一种贪婪,跟尊严完全无关。



这一群享受高薪,掌握诸多国家资源的大学校长和精英学者们,所提出的尊严诉求,只是他们自私心理的作祟!也由此可以推测,在他们领导下的大学,以回教徒至上,非回教徒的师生表现再好,也是次等人!这样的校长,让大学彻底失去最高学术机构的尊严。

从独立到今天,政府以种种政策帮助马来人,国家重要的职务都是马来人在掌控着。如果马来人还是感觉被边缘化,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这个国家在不久前被满世界形容为“盗贼统治”,统治的力量又是来自于谁呢?这些话说来没有意思,因为我们并不愿意标签任何族群,但是,当马来人高呼没尊严时,我们就不得已要提出这样的问题。

勿放纵极端言论

难道非马来人在这个国家,就只有缴税的份?而且还要在某些仇富者不友善的目光之下,战战兢兢做生意?既然如此仇富,为什么要征税呢?难道马来人不是享受着国家税务政策带来的福利与便利吗?大学校长们的薪金和福利,难道不是来自全民缴税?

当大学校长们提出,马来人要占尽国家的重要职务,那么,他们是否准备承担发展国家的全部责任呢?

首相敦马哈迪虽然在大会上批评马来人有种种缺点,但是,这些话只是老生常谈,他最应该的做法是代表政府严正驳斥马来人尊严大会的诉求,教育部也应该对发表极端言论的大学校长及领导人采取严厉的行动。

从眼下这样的情势来看,如果继续放任“马来人尊严大会”这一类人的种族情绪言论,引起非马来人反感,下届大选,希盟很可能成为最没有尊严的一届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