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愿成败 重在反省/胡逸山博士

首相马哈迪医生日前,在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的陪同下,为我国的2030年《共享繁荣宏愿》展开序幕。

许多人很自然的立时把此“宏愿”与马哈迪医生在四分之一个世纪前他首次出任首相时所提出的《2020宏愿》相提并论、作出比较等。



当然,如此做法也没有错,到底各种“宏愿”也都应该有点基线来作为“腾飞”的出发点,看之前达到了什么目标,在此基础上又想再创什么高峰。

然而,我们也不得不承认,2020与2030这两项宏愿,也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差异的。

2020是一项希望促成我国在目标年度演变成为一个先进国或发达国家的宏愿,其中当然也有经济发展、硬体建设的元素,但主要还是比较“软性”的指标,连人民过着和谐共处的生活等也有,坦白说也还是极为困难去衡量的。

基础设施发达

到了当下,在整个东南亚的大环境里,如果说在硬体建设方面,除了新加坡外,也还是没有其他邻国得以与本地匹敌。



常到东南亚除了新加坡外的邻国去公干或旅游的朋友们,应该也都会察觉到,本地的高速公路、机场等基础设施,也还是彼等所望尘莫及的。

我个人甚至认为,本地的基础设施就比欧洲许多“老牌”国家好上很多倍。

而本地的经济发展,虽然我们自己认为相比于之前(特别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高速增长也还是觉得差强人意,但比起特别是大多经济增长低迷了十几年的欧洲国家,已然是好的不得了了,是令彼等颇为称羡的。

这一点我们的确可以引以为豪,在硬体建设方面已然赶上甚至超越许多传统上的发达国家。

政府钱不够用

当然,在马哈迪医生二度任相的今天,我们仍然难以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发达国家,主要的原因至少有两个。

其一,是我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以及人均收入,仍然远未能达到先进国的水平。

人均GDP的飙升与否,一方面当然是要看本地是否有更积极地采用(先别说开发)近年来如雨后春笋般冒起来的各种高新科技在生产过程里。

但这些高新科技,如所谓的工业4.0等,耗资昂贵,许多时候一般商家,特别是中小企业,也还是难以负担的,说白了就是需要政府的津贴补助,但当下政府又一路喊穷,说没有足够资金收入等。

所以,这些得以提升人均GDP的高新科技,何时得以大规模地被采用、采用后又如何得以有持续性地被再更新,坦白说至少在短期内也还是难以实现。

吸资魅力输越南

而人均GDP的飙升与否,在高新科技的采纳基础上,另一方面也还是要看本地员工们的工作态度。

如这一年多以来中美两个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之间发生贸易战,许多工厂纷纷迁移到东南亚来以避开高昂的关税。

然而,这些厂家的东南亚首选搬迁目的地,竟然不是无论(如上述般)基础设施建设抑或高新科技的采用度皆比大多本区域邻国先进的大马,而是在这两点都落后于本地的越南!

这一点是连马哈迪医生都多次公开痛心疾首地承认。

为何外国商家会不把本地作为东南亚投资首选呢?

据我国内外商界友人的说法,譬如厂家如果在短时间内需要员工们超时工作以应对市场的忽然高涨需求,只要给予数以倍计的超时薪酬,彼等的越南员工是会抢着要做,而且越多超时工作机会越好,以便彼等的收入得以增长。

至于这些商家朋友眼中的本地典型工作态度,为存敦厚,我就不详说了,总之与越南是“天与地的差别”。

而且,人家搬厂去越南或本地的审批过程,时间上是可以有达到5倍的不同的,人家当然选择搬到相对简易的越南去。

所以,要人均GDP更高增长,我们人民与政府都要深刻反省自己的所做所为!下期再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