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的河东河西/黄云浩

不久前,在英文的财经报章读到一则关于莫实得(BSTEAD)传出它想要脱售旗下的油站臂膀BH Petrol,文中也道出其价码介于10亿至15亿令吉之间。

莫实得是武装部队基金所控制的一家上市公司,旗下业务广泛,包括了上市又下市再上市的油棕、地产、药剂发马(PHARMA)、重工业如独家战艇制造、艾芬银行(AFFIN)和建筑相关工业等等,也控制着诺丁汉大学马来西亚分行的股权,和出名巧克力Cadbury四分一的股权。



莫实得的发展,就好比马来西亚过去经济的缩影,了解它就等于可以了解马来西亚过去从殖民地经济,过渡到国家新经济政策至现今的发展。

看到这则新闻,笔者很是惊奇。因为以前就职的公司,其中一位董事就是管理莫实得超过30年光景的丹斯里洛丁。

依稀记得在2005年时,英国石油(BP)宣布脱售油站生意,莫实得以4亿5000多万令吉的价钱,将70%股权收至旗下的时候,洛丁所流露出的眼神是自豪的。(另外30%早已由武装部队基金所持有)。

洛丁的自豪,也可以在2011年9月的时候,当埃克森美孚宣布来自菲律宾的Petron机构,标购得大马埃索公司的股权的时候,莫实得特地发一个文告来反驳,点出埃克森美孚文告不实之处的忿忿不平成了极大的对比。

在文告里中,莫实得暗示自己的出价对小股东是一个交代,并用了当时埃索市价,3.94令吉作为他们出价的参考,也反驳了说他们并没关闭炼油厂的打算。



对比,Petron机构的得标价为3.59令吉,从文告中的申诉延读,是真是假,除了埃克森美孚与莫实得,没有几个人知道。而这件事也成为了企业历史上的悬案。

壮大不成也不损洛丁对油站的战略重要性的倚重。

从2011年底收购发马后中得到了证实。

洛丁表明有兴趣朝药物连锁店方向发展,甚至说,或许油站跟药剂公司会有协同效应。全马四百多间的油站都可以充当做配药处,好好利用油站的在地优势来扩充生意。

油站转型小超市

大家都知道,油站本身的发展至今,已经演变到一个迷你市集。

各个品牌的油站,都设有各自品牌的商店,如蚬壳油站的Select 店,国油的Mesra、还有Petron 的Treats 等等。

还记得以前有位同事,她家是经营油站生意的。她说基本上油站盈利不高,而且因为油价浮动机制所造成的波动性太强,並不是一种稳当的方式来赚钱,因此,油站是需要靠里头的商店来维持与補贴生计。

笔者也在蒲种区内,有留意到一间加德士油站(Caltex)内的商店,是由来自日本的全家(Family Mart)所经营。

每当想到本土的零售连锁商店越开越多,自从日本全家加入战局,本地的MYNEWS控股、 KK mart 和Speed mart 的深耕细作,到处都竞争激烈。

莫实得曾经风光

如果有心进军零售行业的业者,或许可以建议将油站的生意分开来处理?

油站里头的商店营运交由其他更有经验的零售企业经营者来经营,或许是另外一条出路?

如果BH Petrol真的卖得成,而买家是本土的另外一间油站,会不会也引起大马竞争委员会(MyCC)的注意?

随着洛丁退下舞台,如今莫实得需要变现油站生意,也是因为要填补过去所借的庞大债务。

过去十年,莫实得受益于大马油棕与地产业的蓬勃发展,享受着极好的风光。如今,油棕和房地产双双陷入萧条的情景,这个时候如果变卖这些行业,可能得不到好的价钱,这也难怪他们会打油站业务的算盘。

日换星移,物随人转,在如何的伟大宏图,如果宏图背后的那位旗手已不在,宏图也自然也会变更。

看回现在的政局,是不是也像当年的2020宏愿一样,落得只是一个戏套,玩弄人类善忘的本质?

希望退休后的丹斯里洛丁,可以花些时间写一写他掌舵30几年的从商经验来,出一本自传,丰富本土的企业教材,让有心的读者可以,以古鉴今,看一下未来大马政经发展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