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国家马来西亚/潘荣德

日前的马来人尊严大会掀起千层浪,不断触及其他种族的敏感言论,搞得举国上下人心惶惶,就连身在海外的我也对这些发表言论者的歪理心生不安,感到遗憾。

一直以来海外投资者都对大马华裔精通各种语言感到非常的惊讶及佩服。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也问起你们大马也有学习中文吗?你的中文怎么说得比我们中国人好等等。当然我也回答道,其实我们大马华人个个都是“语言天才”。



但令人非常纳闷的是,在这马来人尊严大会当中,竟然建议在6年内废除华淡小,并要求保留重要部长职给马来人。其中苏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学代表提呈上述教育领域提案时竟然指出,为了让各族团结,我国有必要推行单源流教育体制,无需华淡小的存在,归咎于华淡小等母语学校阻碍国民团结,唯有将之废除,才能达致团结。

我不禁问自己,到底大马发生了什么事?我难以想像6年内废除华小将会是怎样的局面。抑或是说,倘若下届大选希盟政府不幸战败,那这废除华小的建议会有可能落实吗?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去深思及顾虑的。

掌握中文开启中国市场

自独立以来,我国教育62年来乘风波浪,62年来披荆斩棘,62年来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辉煌。除了中国与台湾以外,大马的中文教育体系堪称全球最佳及最完善之一。而我本身也是受惠于中文,因为掌握中文,我常被邀请到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做演讲,驰骋于各个不同大小的城市,甚至成为中国电视台的常驻嘉宾。



我最近在中国出差中,亲眼见证了新中国70年的成立及烟火璀璨的历史性一刻,一首“我和我的祖国”唱响全中国。实际上,中国不仅已在世界经济、经贸及文化交流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更书写了人类发展史上的伟大传奇。这也印证了掌握中文,就犹如开启进入14亿人口市场的一把不可或缺的钥匙。如果没有了中文,我们将失去了更庞大的经济市场。

然而,在这样的场合上,每当一有涉及马来人的问题出现时,都全部归咎于非马来人和威胁他们的公民权是不正确的。更荒谬的是,大会上提出了“其他种族能够获得公民权,主要是马来人的善意,特别是马来人在5000年前已经领导这个国家”。

我看了这视频心里骤然慌了,对这些发表种族性的言论更是不敢恭维,犹如残羹冷炙。原来我国这么多年以来所强调的国民团结,种族和谐,不分肤色,竟然都是浮云!

寻求对策杜绝负面言论

500天前,我们大部分人把手中的一票及希望都交给了希盟政府,若新政府不能做到 “民有所呼,政有所应”,那肯定是所托非人。

未来不是富人的天下,不是穷人的天下,一定是呈正能量的天下。我们不想固步自封,我们不想看到下一代还一直背负种族言论的枷锁。我们华人从下南洋到大马,一直都在扮演促进经济及软硬体建设发展的角色,甚至与他族同胞争取独立,华社的功劳都是不容抹杀的。

倘若他族一直在自己的大会,单方面大肆强调他族单一族群的重要性、权益及权力,深怕这将把大马推向万劫不复的地步,难道我国费了62年到至今都无法寻求应对之策来杜绝这些人负面的种族言论吗?

时间真的不多了,正当我们看着其他国家正振奋前行,提升国家经济,力抗中美贸易战及全球经济不景气,但却另一厢看到大马还在为种族言论而喋喋不休,实属不智!难道还要若干年后,我们才能正真见证“新马来西亚”的诞生?

潘荣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