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享
毕业生感言:希望还来得及

口述:亚胜         访问:编辑小组(转载自《觉之家》季刊第五期)

眼前这一位斯文的年青人名叫“亚胜”,今年37岁,来自马六甲,育有两名儿子,一名11岁,一名7岁。他说他是经常吸毒被警方抓到怕,以及家人也是担心他的将来才把他送来觉之家接受治疗和修行佛法。



每一位吸毒者都有过去,虽然明知吸毒是一条不归路,奇怪偏偏又会有这么多“敢死队”拼命往前衝?那到底“亚胜”又是什么原因染上毒品呢?听听他的故事吧。

“我中学毕业后才18岁,便和爸爸工作,家人都是做生意,爸爸养猪,妈妈和二哥开理发店,大哥批发机器,我在家排最小养成一种依赖性,因此什么都不会 ,只是跟着爸爸打理养猪厂。我在开始时很勤奋,也很听爸爸的话,但不久认识了一班新朋友,时常去娱乐场所摇头,跳舞、喝酒、吃摇头丸和马丸,慢慢学坏了……

说到此,亚胜顿了顿脸上露出一絲愧疚的表情,接着继续说道:“爸爸开始发觉到我每次回家神智不清醒,就怀疑我有玩毒品,虽然骂也骂了劝也劝了,但我还是把他的話当耳边风。后来我又学会了吸冰毒,工作变成七日三工半,爸爸看管不到我了,就将我交给大哥照顾,那时我才23岁,就跟大哥去吉隆坡一起生活。”

吉隆坡是一个五花八门的现代化社会,许多住在乡村的年青人来到了吉隆坡这个大城市讨生活,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衣锦回乡,但却不知不觉中把原本纯净的本性,逐渐被汚染了,学会了吃、喝、嫖、赌,结果有的犯了法锒铛入狱,有的不幸染上毒癮,毁灭一生的前途,而亚胜接下的人生又是怎样呢?且听他道来。

压力大吸食冰毒



“我离开故乡在吉隆坡住了3年,打兩份工,一份当修理水喉工人,一份是装饰汽车大镜,因为工作紧凑,人地生疏,沒有机缘让我接触毒品,所以也可以说是暂时戒除了毒品,但我有跟同事经常去卡拉0K的娱乐场所,唱歌、喝酒,而在那时我认识了也是与朋友去那里消费的‘滨’(现任太太)並开始和她交往。

“在我26岁那年,妈妈叫我回马六甲帮忙,因为妈妈和二哥开了间新的头发学院,有召收学员和做门面生意,人手不够需要自己人帮忙打理。

“我就带女朋友回去马六甲和妈妈二哥一起生活,不久我和‘滨’结婚了,並有了第一个孩子。过后‘滨’说她对美容有兴趣想去深造考取文凭,方便以后可往这方面发展,唯她须搬回吉隆坡住,为了我们有更美好的将来,我毅然接受‘滨’的建议,就给她去嗜试吧 ! 孩子交由我来照顾好了。

“过了2年我28岁,孩子也有2岁多了,由于一直照顾孩子和忙头发店的生意,自己感到压力越来越大,不知不觉间我又选择踏返‘冰毒’这条死路,可是还没有被家人发觉,直到我32岁那年,太太生下第2个孩子,我的精神壮况开始不稳定了,吸食冰毒的分量也越来越多,我这样混混沌沌过了3年,终于纸包不住火被家人发现了,那时我已35岁,家人认识一位佛堂住持,经那位住持介绍下认识了觉之家,我唯有听从家人的劝告,想到这样下去,也是沒办法生存,所以我才决定去觉之家改过自新。”

亚胜吸了口气续言道:“记得我刚来觉之家,什么都不懂,进来时头脑一片混乱,因为第一次进戒毒所,所以也不知怎样与其他戒毒同修沟通,毕竟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唯有硬着头皮,慢慢的去适应,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已经18个月我快要毕业了。”

看到亚胜兴奋的神情,不竟要替他高兴,毕竟一位学员要在中心住到毕业不是件容易的事,除了要考耐心,还要经过分阶段的考验,如:必须参加其他佛教团体进修課程,当义工扶助弱势群体,资源回收,探访感恩户、病黎、吸毒者或囚犯家庭等……

也许有人会觉得奇怪,来戒毒就是戒毒,为何中心要如此特意安排呢?有时候一个人做错事,也许他还沒醒觉,就像我们的衣服后面破了一个洞,如果沒有告诉您,您会知道嗎?上面探访的活动就像一面镜子,要让他们看回之前的自己是否身在福中不知福?以境练心,无形中也是促成他们觉悟的一种助缘!

唸佛诵经心渐安定

亚胜续言:“ 我在中心学到清晨起床6时开始打坐至7时,晚上8时又唸佛诵经,这让我心会定下来,人也开朗了很多。”

“以前的我对煮食不熟习,现在学会了煮早歺,有时我也可以代替煮午餐的饭菜,通常大部分的时间是做中心家务,清理菓园,有时下午出去送布,如果晚上林师兄的工廠需要人手帮忙,我就去帮忙洗布,不知不觉的也学会了与其他人沟通。”

当问起亚胜什么是  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事?

他说:“就是新来的学员,按中心规矩要被关进思过室最少一个星期至兩个星期,在思过室的期间当他们毒性发作时,有的乱发脾气,有的自己胡言乱语,看到他们这样我有一点害怕!幸好自己没有这么严重的状况。”

问到他要回家了,心情怎样?会担心自己会再次“跌倒”(吸回毒品)?

文胜犹豫了一阵坦言:“如果说会担心自己跌倒?这是难免的,肯定会一点 !以前的朋友,我会先想清楚好的朋友就交,坏的朋友则尽量避免及保持距离,也不想知道他们如今在那里?每当遇到‘毒魔’来侵时,就要想起自己的父母,老婆和孩子,不想让他们再一次的伤心。”

“我会好好的珍惜自己,绝对不能再走回头路,真心的感恩在这18个月里林院长及志工的教导,让我可以从黑暗中走向光明的道路,也感恩中心的师兄们互相照顾。”

尽早脱离毒品为妙

采访接近尾声时笔者问亚胜,对于外面还沉迷毒海的人有什么看法?有没有后悔以前自己因吸毒浪费了不少时间及金钱?

亚胜坦言:“我会尽力劝他们回头是岸,和他们解说毒品的危险和利害,尽早脱离为妙。”

“当然我很后悔以前所犯下的错误,但希望一切还来得及,因为我认识了佛法及我会用时间来弥补以徃对家人的过错。”

佛法浩瀚如海,18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能够吸收多少那还要看个人根性?而学佛也沒有所谓的“毕业”,那是一本终身学不完的“经典”。

无论如何也好,所谓:“圣贤也有过去,罪人亦有未来”,笔者祈愿亚胜一家人能够早日团聚,平淡的生活,家人健康快乐,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注:“觉之家”(Geha Bodhi Care Centre)乃全马唯一佛法戒毒中心,帮助吸毒者重获新生。

地址:关丹 (187.28 km)No. 2 Lorong 50, Taman Seri Mahkota, Batu 12 Jalan Gambang 26070

联系:林继昌:012-3871855   面子书:觉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