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新马来西亚呢?/南洋社论

民意调查这玩意儿可以不靠谱。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和美国总统选举,就飞来了两只黑天鹅。

英美都是先进国,民调在这两个国家已经有了一段很长的历史,但在脱欧和总统选举两件大事上竟然上演滑铁卢,证明民调这东西随时可以“失灵”。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就不信这一套。所以,他不认为默迪卡民调中心指希盟政府来到今年8月份的支持率,已跌至35%的调查报告是准确无误的,因为“民调只针对一小部分的人进行访问,不能反映事实的全部。”

马哈迪的看法或许不完全错误,问题是根据默迪卡民调中心的调查,希盟政府的支持率可是一跌再跌,希盟领袖若对这个趋势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且不勇于面对问题及对症下药,到头来恐怕将追悔莫及。

希盟政府的政策出现太多次U转,是导致其支持率不断下滑的因素之一,但除此之外,首相交棒日期迟迟未定、人民公正党内部纠纷浮上台面等课题,也一直纠缠着希盟,而最重要的是,希盟政府上台17个月后,除了在肃贪的努力上还算用心,其他政绩可谓乏善可陈。

情况是不难搞清楚的。正如首相马哈迪所言,人民所要的,不外乎三件事,即丰衣、足食及一瓦遮头,只要能满足这些基本要求,或让人深刻感觉到政府在这方面确实是不遗余力,那么希盟还怕得不到人民应有的回报?

然而,当马哈迪出现在充满种族主义言论的马来人尊严大会,更在讲台上指非马来人为“外来者”的时候,国人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希盟更热衷于拼政治。



一切或许攸关即将在下个月举行的丹绒比艾国席补选,而要是希盟选择和巫伊在种族主义上拼搏,让马来人或土著特权成为补选的关键决胜点,那将是“新马来西亚”的莫大悲哀。

5·09大选改朝换代所散发的其中一个强烈信息,就是许多国人殷切期待一个新马来西亚的降临,要是希盟选择走上国阵的老路,对政治哀莫大于心死或将是这些人最后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