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的尊严还给我”/陈俊安

很多人都搞不懂干嘛要办“马来人尊严大会”。

但我们可以尝试去理解,马来人可能得了“尊严渴求症”!



这种尊严渴求症并非马来民族独有,中国人也有、俄罗斯人也有、印度人也有。

马来人曾经被殖民、被内战、被日军占领,甚至被贫穷、被边缘等等,难免渴求得到尊敬、得到尊严。但独立62年后,联邦宪法已经保障了土著的权益,新经济政策进一步加强了土著优先政策,然而,他们还是感受不到尊严,你奈何?

中国也曾经遭受外侮,遭受百年屈辱,被猪仔、被杀害、被放逐,对尊严的渴求很强烈,好不容易49年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于是有了改革开放,“大国崛起”。强烈的尊严渴求,体现在奥运上、在70周年国庆上,也体现在他们寸土不让、主权绝不谈判的原则上。

俄罗斯呢?自从苏联解体,俄罗斯经历了漫长的经济低迷、车臣内战、恐怖袭击,沦落为3流国家。总统普京当然对尊严的渴求强烈,才有介入叙利亚内战、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省的举动。

对尊严的渴求并没错,任何一个民族,总会在丢失尊严的情况下,为自己争回尊严!问题是,尊严、尊敬都是别人给的。你只能自强不息,努力勤奋,活出尊严,人家才会对你肃然起敬。而不是大声夹恶向人追讨:“把尊严还给我!”



什么才是大失尊严?

马来人尊严大会有段小插曲,据闻有118个人食物中毒。主办这样的尊严大会,连食物都无法控制好?被污染了,导致集体中毒事件,这难道不是很丢失尊严的事么?

几乎同一个时期,默迪卡民调披露一项民调报告,指希盟政府的民众支持率,从去年大选后的87%,已经大跌了52%,只剩下35%!

这真是绝大的讽刺,这里的马来人尊严大会,台上声嘶力竭喊出“尊严”的诉求:“单一源流学校、马来人首相副首相、马来人首席法官总检察长”等等,但若明天失去了政权,一切嘶喊不都成了泡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