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福利基金会
如何消除贫困

丹斯里菲扎塔希尔:若要实现“消除贫困,共同繁荣”的理念,所有利益相关者都理应献力,因为这是一种共同责任。

“消除贫困,共享繁荣”是每个国家的愿景,但要实现这一崇高愿景面临许多困难。消除贫困,不是给一大笔钱或捐献物资就能解决问题,尽管那是最快、最容易、最方便的援助方式,但却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钱花完了、物资用完了怎么办呢?能继续给多少、多久?

真正有效的方法,只有一个——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17个发展目标中,消除贫困排在首位,目标是到了2030年,要消除世界各地所有人的极度贫困,并根据国家定义,在各方面将生活在贫困中的各个年龄段的男女老少至少减少一半。

目前,极度贫困的衡量标准是每日生活费低于1.25美元(约5令吉)的人。

过去50年来,大马在降低贫困率方面表现不俗。据官方贫困率显示,从1970年的49%下降至2016年的0.4%。

制定标准贫穷线

每个国家都有一个由政府制定的贫穷线标准。有关标准会根据人民的生活成本变动而不断调整。凡是在贫穷线标准以下的家庭,便被列为贫穷群体。我国目前的贫穷线标准是每户家庭每月980令吉。



福利基金会(Yayasan Sejahtera)主席丹斯里菲扎塔希尔表示,消除贫困和缩小贫富悬殊需要许多利益相关者采取行动和干预,非政府组织就是其一。

“贫困也有分类型,像城市贫困和乡村贫困并不是同质的。乡村的贫穷家庭依然有房有地,却面对缺乏基本设施的问题,如水供、电供、道路建设等;城市的贫穷家庭居住在人民组屋(PPR),有些人拥有汽车或摩托车,但却因某些因素而陷入贫困境地。”

提供援助项目

乡村和城市的贫困群体,哪个更需要帮助?也许你的答案会是:乡村;毕竟居住在城市的人也不至于太穷吧?她摇摇头说:“这两者都有不同需求,无法作一个比较,因为城市和乡村的生活成本是不一样的。”

作为非盈利组织,福利基金会致力于为贫困社区提供各种援助项目,以帮助整个社区脱离贫穷深渊,并减轻跨代贫穷。在迎来10周年之际,基金会已成功执行了超过30个项目,受惠者约有将近1万3000人。

丹斯里菲扎塔希尔前往沙巴了解村民的种植情况。

提供技能培训

福利基金会成立于2009年,起初的援助对象是以乡村的贫穷家庭为主,而后也将城市的贫穷家庭涵括在内。

菲扎指出:“目前,受惠社区多数是在东马和吉兰丹的乡村地区,城市地区只有吉隆坡,但数量不多。”

在项目展开初期,他们注重于帮助一家之主增加收入。一家之“主”可以是父亲或母亲,通过提供技能培训如烘焙、裁缝、烹饪、种植等,让他们靠自己的能力赚钱,除了维持家庭生计,也有能力供孩子上学或升学。

她强调:“我们绝对不提供现金援助,只提供技能培训、器材和材料,像油炸锅、搅拌器、裁缝机、锄头、农作物种子等。不论是乡村或城市的贫困社区,我们会按照他们的需要提供培训。城市比较不同的是,我们会提供简单的会计学、协助开小餐馆等。”

甘榜双滂格的参与者进行施肥项目实践训练。

了解居民需要 

渐渐地,他们从原本帮助几个家庭延伸至整个社区,并设立了一个“社区为本取向计划”。该计划主要是以社区领养的方式与资助者合作,双方将筛选和决定真正需要帮助的社区。在还未执行项目之前,基金会会先派员到有关社区进行考察和评估,以了解居民的需要。

她举出一个在沙巴的实例。考察队探访当地的某个乡村,从中得知村民需要的是干净的水。由于村子里没有供水系统,村民只能收集雨水或从别处取水。有些孩子放学后还要帮忙取水,年纪小小手提两个沉重的水桶教人看了心疼。

因此,基金会决定建造一个水供系统,采用接管方式把附近的干净水源引入每家每户,每间屋子都有两个蓄水池,大大提升了村民日常生活的方便性。

培训后继续监督

解决了水供问题后,任务还未完成,他们还提供种植培训,教导农夫种植辣椒、姜等农作物。菲扎对一个女村民特别印象深刻。在这之前,她靠种植维持生计,每月仅赚取300令吉;在接受培训后,她学会种植品质优良的姜,姜的收成期是10个月。现在,她每10个月赚取约3万令吉!

“我们用了两年的时间进行该项目,先解决水供问题,再提供种植培训。我们策划的每个项目不是短期的,满足了基本需求就离开,而是要继续监督至少一年,有些项目甚至长达2年至3年。我们需要较长的时间确保受惠者的收入状况,以及整个社区的经济进展,直至最终获得理想的成果,才算是大功告成。”

与此同时,基金会发现单是帮助一家之主还不足够,孩子们也需要给予关注,因为孩子就是国家的未来。

开设免费补习班

因此,他们开设了免费补习班,让贫困家庭的孩子在学业上不输在起跑点。菲扎兴奋地说:“你知道吗?我们在沙巴的一间学校为孩子提供补习班,那间学校从来没有学生拿过A,现在有学生考获A呢!虽然不是很多A,但对那间学校来说是很大的进步,老师和家长们都非常开心!”

沙巴某村庄的农民正在查看姜的生长情况。

福利基金会的成功实例

★吉兰丹万捷的绿色牧场

在还未参与牧草种植项目前,哈山(62岁)从事建筑业。一天8小时的苦工,想稍微休息一下就遭工头责骂,一天的收入仅介于30令吉至40令吉之间。“种植牧草比做建筑工好太多了!”

经过培训后,他在每天的早上和下午时段,分别花2个小时照看2英亩的土地。在2010年12月,他迎来第一次的收成,获得了135令吉的收益,一年后,收益增至570令吉。

随着收入增加、工作时间减少,他也饲养了一些绵羊和鸭,还在家门前开了一间小店,售卖食品和水果。他用牧草喂食绵羊,这可省下不少成本。

哈山的努力耕耘令人钦佩,因此被选中参加一项饲养实验项目,以测试用牧草喂养动物的可行性,因为牧草的蛋白质和糖含量很高。该项目也获得吉兰丹兽医服务部的支持。

★沙巴古打毛律镇的“神奇妇女”

妇女经济赋能项目于2016年启动。这是“社区为本取向计划”的一部分,针对对象是来自古打毛律镇甘榜双滂格的75位妇女。

该项目旨在为参与者提供基本的职业技能,包括制作糕点美食和掌握剪裁技巧。其中一位受惠者蒂娜通过建立相当规模的裁缝业务,成功地改变了她的生活。

自从完成培训后,她每个月贡献的家庭收入超过1000令吉。现今在镇中心也租下了一个商业地段经营生意。

★一站式天然糖精枢纽

在砂拉越的甘榜槟甘再也,有一种深受当地人喜爱的自然产物——亚答树。这棵树会生产一种具有独特风味的副产品,即亚答糖(Gula apong)。

基金会于2016年开始把援助项目延伸至甘榜槟甘再也,扩大亚答糖的商品潜力,以替代目前市场上现有的基本食糖产品,并把该甘榜作为潜在的亚答糖枢纽。

约一年多后,整个社区的氛围仿佛焕然一新,并对成为一站式的亚答糖加工中心充满信心。

随着该项目的成功,基金会也在同一个社区开始了一个新的施肥项目,村里的年轻人也表现出新动力,给予全力支持。

朱丝妲(左)种植的优质姜为她增加了不少收入。

“包容性发展与福利”论坛
1016邀首相敦马演说

配合福利基金会今年进入10周年,将于10月16日举办的“2019国际消除贫困会议”特设了一个“新马来西亚的包容性发展与福利”论坛,届时首相敦马哈迪将出席作为主题演讲嘉宾,并主持“社区发展基金计划”推介礼。

该论坛的地点设于吉隆坡Mercu UEM,从早上8时30分至下午1时30分,分为两场进行,每场有4位主讲人。第一场的主题是“社区发展:消除贫困和改善福祉的灵丹妙药”;第二场的主题则是“消除贫困:共同责任”。入场免费。

鼓励私人企业资助

回顾过去10年,尽管历经重重挑战,但菲扎依然率领着团队勇往直前,克服难关。过程中所累积的大量经验,不断推动他们的能力升级。

“在接下来的10年,我们希望能够为贫困社区贡献更多,各种援助项目也能扩展至更多地区。除了提升一个家庭的收入,也让孩子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进而改变他们的生活。”

“通过社区发展基金计划,我们鼓励更多私人企业成为资助者,一起合作执行社区项目,为社会作出贡献。”

报道·游燕燕 摄影·王宥文、受访者提供

报道·游燕燕 摄影·王宥文、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