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需大刀阔斧改革/李兴裕

政府上周六推介的2030年共享繁荣宏愿,是马来西亚新经济发展叙事。

共享繁荣宏愿有3大发展目标:



(一)重组经济,迈向一个进步及包容的社区

(二)解决不平等(财富与收入分配)

(三)建立一个团结、富裕及有尊严的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当下正处于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因为我国要在2023年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家的愿景,正受到许多结构性障碍及国内经济弱点,以及外在环境日益复杂的严峻挑战。

目前,国内仍有许多结构性课题、弱点及障碍,需要政府果断又大胆的改革,来加强我国经济的根基,以确保我国经济持续及包容性的经济增长得以长期延续。



上述问题包括生产力增长及资本效益偏低、青年失业率高、熟练员工短缺、经济鸿沟与收入差距,B40(低收入群体)家庭获得的经济赋权有限,以及政府财政空间有限。

在实行结构性改革与矫正政策方面,短期内暂时性的牺牲一些经济增长,看来在所难免。与此同时,政府应提供充裕的社会保障措施,以缓解弱势群体受到的冲击。

共享繁荣宏愿突显了多个刺眼的结构性经济弱点,其中包括国内采纳高科技的比率偏低、打工族薪酬分享比率停滞不前(去年只占国内生产总值35.7%,相较邻国新加坡为39.7%、韩国45.7%及澳洲47.2%。

对于我国的现有与未来新世代打工族,灵活变通非常重要。

贪污滥权阻增长

此外,打工族收入与薪金不均、贫富家庭收入悬殊、各族之间的收入差距,以及城乡之间的收入鸿沟,外资持股比率扬升引发担忧,以及土著议程,都是悬而未决的课题。

土著企业的持股比率已从2011年的23.4%,于2015年大幅度下滑至16.2%;非土著持股比率从34.8%滑落至30.7%,反观外资持股比重则从37.2%增至45.3%。

该报告提到,贪污滥权行为阻碍了经济增长与财富分配。在1996至2015年这20年内,共有总值1.1兆令吉的政府采办发展、供应与服务合约,估计其中逾半数是颁发予土著。然而,土著中小型企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于2015年仍低于9%。

土著表现低于预期,显示推动土著经济议程的新经济政策出现缺陷。

根深蒂固与无所不在的贪腐行为,以及供应链出现分配漏洞,令土著的情况未如预期改善。

这显示,政府必须大刀阔斧,采取彻底又大胆的改革,确保公共资源有效的进行分配,以达到预期的效果,给予那些有能力及有才干者公平的机会,好让他们交出应有的成绩,以及不让人有机会从公共采办服务,如政府合约、入口准证(AP)及政府拨款中牟利赚快钱。

要有中央监督机构

此外,政府应设立一个专司监督各项政府采办项目的中央集权机构,负责监督与跟进参与执行有关项目的土著的表现。政府也应考虑建立一个机制,确保有效的监督公共采办项目,让应得的人获得机会。

2019年政府采办法令将确保采办的透明度与公平竞争,并抑制贪污。

减少机会不均,是共享繁荣的关键之路。这需要一系列供应面(投资种类、工业、各类工作技能及科技的采纳)及收入为基础(生产力相关报酬、强大的购买力、管理生活成本,以及稳定日常必需品的价格与供应)来配合,这对为所有马来西亚人参与发展过程提供方法与机会,至关重要。

鼓励更多初创企业

取得高素质经济增长、扩大经济蛋糕及增加财富,若能为各阶层国民制造更多及更优质的就业机会,将带来更广泛的繁荣。

政府需在提高国家竞争力、营造更好的投资氛围,以及鼓励私人领域革新(创造最多的高薪工作)方面,扮演一个有效的角色。政府也应加强商业的生态系统,以鼓励更多初创企业及青年企业家精神。

对于我国的现有与未来新世代打工族,灵活变通非常重要,抱持开放的态度及持续乐于学习新事物、持续提升工作技能、再培训及深化工作技能,以提高受聘能力及愿意从事熟练技能的工作。

雇主们也应给予表现更好及更有生产力的员工,在公司盈利中获得更多的分红。劳资双方都需采纳合适的薪酬机制,以和员工的生产力成正比。雇主们应考量一个合适的薪酬机制,以犒赏及鼓励员工提高生产力。

政府应考虑为员工提供迎合生活薪金水平福利的企业,提供财务奖掖。举例说,企业若为低薪员工提供交通及其他生活成本提供津贴,将享有双重扣税奖掖。

减少机会不均

要达到共享繁荣,也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以强化一个健康与稳定,以及在财务上可持续的社会契约,尤其是让所有人拥有公平的机会来改善福祉,这包括保护弱势群体。

这点可通过税务系统的一个特别架构、收入相关的福利与开支,以及根据需要而非族群为依据,锁定特定目标群体的各项社会福利计划来实现。

共享繁荣政策必须放眼加强所有人的机遇,减少大马半岛、沙巴及砂拉越各族及各宗教之间的机会不均等现象。这是促进社会更和谐及国民团结,减少社会分化的不二法门。

此外,锁定特定群体的社会福利转移、保健及教育,以及可以促进增长的基础建设,皆可促进社会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