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统考碰上教长的病假/郭碧融

我们都知道部长的行程密集,马不停蹄地工作实属常态。当然,部长也会有身体不适的时候,所以,请病假实属正常之事,人民并不会因此而认为部长懒惰或尝试逃避责任。

一般人都会认为病假期间最好是呆在家里好好休息,以让身体尽快恢复元气。但,教育部长马智礼博士请病假时,仍然可以出席淡米尔电影“Raatchasi”的特别放映会,且还有精力会见导演和制片人。



倘若这是一个独立的事件,那人民应会深深佩服部长的敬业精神。令人纳闷的是,在相同的一天,部长是以病假为由而缺席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的会议,这就难免引发争议了。教长解释说,他原本并不想出席电影放映会,而是其官员硬将他带去现场会见老师和导演。

为何官员没有硬将教长带去出席特委会的会议?这是否意味官员没有这么重视该会议?教育部一名官员表示,特委会有一名成员拿督陈友信恰好身在国外,所以,教长没有会见特委会成员。问题是,难道教长就无法跟其他两名成员洽谈了吗?

教长莫怪华社对其缺席会议的举动过于敏感。毕竟,承认统考文凭是希盟的竞选承诺,但自希盟上台后,在处理统考文凭承认的事件上予人感觉缺乏诚意;政治领袖的谈话及国内的政治氛围,更令人担忧承认统考文凭遥遥无期。

人民期望希盟政府能够塑造一个新的马来西亚,摆脱种族政治的桎梏,让人民享有平等的权利。但一年多以来,希盟在政策上的频频U转、领袖不时发表具有种族偏见的谈话、推行种族政策等,导致人民逐渐对政府失去耐性与信心,并怀疑政府落实希盟宣言的决心,尤其是首相敦马哈迪曾经发表宣言不是圣经的言论。



在承认统考文凭一事上,希盟的正、副教长打从一开始就无法给予具体的答案,只是表示要针对此事进行研究,并在较后成立由作家邱武英、董总署理主席拿督陈友信和大马回教青年运动主席莫哈末莱米组成的独中统考特别委员会。

加剧他族误解统考

这其实是一个正面的举措,至少能在理性的情况下探讨统考议题。但在这期间,推动单源流教育的呼声不断,包括马来人尊严大会的其中一个协议是落实国民融合单源流学校制度,使华社担忧这将成为承认统考文凭的绊脚石。

此外,马哈迪曾强调多源流学校妨碍国民团结,并将统考文凭与国家财富分配不均的问题牵扯在一起,其中是发表承认统考必须考虑到马来人的感受,同时还要先解决国家贫富差距的问题的谈话。这无疑进一步加剧他族对统考的误解,且合理化不承认统考的政策。

在这样的氛围底下,马智礼碰巧在特委会的会议当天请病假,以致会议将展延至另一个日期举行,这难免让人质疑统考文凭的承认会否一再拖延,而特委会的报告最终沦为一纸空洞的黑白记录。

统考文凭的承认是教育课题,但不幸的是,政治人物为了巩固自身的族群代表地位,不惜将统考变成种族议题,使统考陷入情绪化的争论之战;长久下去,不仅伤害族群关系,也迫使人才不断往外流,阻碍国家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