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国与难民署联合登记
罗兴亚难民获身分证

联合国难民署表示,截至2019年8月7日,超过50万来自缅甸的罗兴亚难民,已经通过孟加拉国和难民署的联合登记工作,获得了身分证件。



联合国网站指出,对于许多这些难民来说,这是他们首次获得身分证件。

孟加拉国政府和难民署共同向所有经核实的12岁以上难民,发放了具有生物识别功能的防欺诈身分证。

这一全面登记工作在收容罗兴亚难民最多的考克斯巴扎尔营地所有难民定居点展开,旨在确保有关孟加拉国罗兴亚难民的数据的确凿性,同时让国家当局和人道伙伴更好地了解这一群体及其需求。

确凿的数据将帮助人道机构为最有需要的人提供援助,尤其是具有特殊需要的人,如妇女和儿童以及残疾人。

难民署上周在考克斯巴扎尔的一个难民定居点最初推出了“全球分发工具”(Global Distribution Tool )。



该工具通过验证指纹或虹膜扫描,可以加快分发速度、防止欺诈,并可以由合作伙伴使用,以确保不会重复提供援助,以及没有人被忽略。

该工具将在未来几周继续在更多的定居点推出。

新的身分登记卡显示,缅甸是罗兴亚难民的原籍国,一旦难民决定他们认为适宜回返的时间后,身分登记卡将成为确立和保护他们返回家园的权利的关键证明。

难民署表示,登记活动从去年6月开始。平均每天有约5000名难民在定居点的7个不同的地点获得登记。

难民署聘用了550多名当地员工,以便在今年第四季度完成这一登记工作。

难民署的生物识别身分管理系统(BIMS)可以获取生物识别数据,包括指纹和虹膜扫描,确保获取每个难民独特身分等重要信息。难民署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向难民和孟加拉国提供支持。

截至7月底,难民署及其在孟加拉国的合作伙伴共获得3.18亿美元(大约12亿令吉),仅相当于2019年所需的9.2亿美元(大约36亿令吉)的三分之一。

罗兴亚人在缅甸长期遭受歧视和迫害。早在该国1982年颁布的《公民法》中,罗兴亚人便被剥夺了获得公民权的资格。

90万罗兴亚人逃离缅甸

数十年来,不断有罗兴亚人逃往孟加拉国和其他国家。

2012年,若开邦罗兴亚人与当地若开族之间发生了一起刑事案件,继而引发了大规模的族裔暴力,导致近百名罗兴亚人被杀害,近10万罗兴亚人流离失所。

自那时以来,罗兴亚人的处境每下愈况。

2017年若开邦罗兴亚救世军在若开邦北部针对缅甸军方安全部队发动袭击,引发政府军8月开始进行大规模“清剿行动”。

目前,约有90万罗兴亚难民生活在孟加拉国考克斯巴扎尔拥挤的难民定居点中,其中有70多万人在2017年8月的“清剿行动”后从缅甸逃离至此。

东盟峰会聚焦罗兴亚人困境

东南亚领袖6月齐聚曼谷出席为期两天的东盟峰会,主要聚焦两大课题,即南中国海争端及罗兴亚人困境。

马来西亚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说,大马希望制定一项关于解决罗兴亚难民迁移的全面计划,以确保他们的安全。

他说,大马希望为罗兴亚人提供正义,并将侵犯罗兴亚人权利的一方绳之以法。

另外,人权组织呼吁东盟领导人,重新考虑支持遣返逃离缅甸罗兴亚回教徒的计划,因为遣送回去后可能面临歧视和迫害。

联合国指出,罗兴亚叛乱袭击安全部队引发缅甸军队镇压后,2017年有超过70万罗兴亚人进入孟加拉。

泰国警告罗兴亚人危机或分裂缅甸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世界人权宣言》通过七十周年(2018)之际,通过就解决缅甸罗兴亚人危机成立一个特别调查组。

法国广播电台网站报道,中国作为亚太地区大国表态不赞成把罗兴亚人问题扩大化,主张该事务应由孟加拉和缅甸两国之间协商解决。

与此同时,东南亚其它国家就“罗兴亚人与地区安全问题”掀起广泛评论,泰国民间媒体评论并警告长期存在的罗兴亚人危机或演变为当今分裂缅甸的导火索。

联合国安理会在2018年9月27日在日内瓦投票成立一个解决罗兴亚人危机的特别工作组,彻底调查缅甸政府自2011年以来对罗兴亚人实施的种种迫害。

联合国人权组织之前指控缅甸政府犯有“种族清洗罪”。该独立调查机构以35票赞成通过,同时有7票弃权,中国、菲律宾和布隆迪投下反对票。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表示,不赞成把孟缅两国之间的罗兴亚难民问题国际化。

北京政府历来不乐见域外国家介入或干预本地区事务。

缅甸官方电台否认政府军人迫害残杀“从孟加拉移民来的回教徒后裔(指罗兴亚人)”,声称历史遗留下来的罗兴亚人问题,眼下俨然演变成外界干预缅甸国内事务的一个借口。

东南亚其它媒体在报道加拿大国会表决,撤销2007年颁授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枝荣誉公民的消息时,对缅甸当局对待罗兴亚人所采取的态度和立场不置可否。

种族信仰冲突严重

针对昂山素枝为缅甸军人辩解并且否认迫害罗兴亚人的做法,泰国媒体甚至罕见地推崇昂山素枝顶住了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称赞她体现了作为“政治强人”的一面。

缅甸自古是一个多民族多战乱的国家,执掌中央政权的缅族人仅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三十,尽管大部分地区跟中央政府达成民族和解,但少数民族对所在地区进行武装割据迄今仍然存在。

在罗兴亚人居住的若开邦地区,当地回教徒和佛教徒之间还存在着严重的种族和信仰冲突。

泰国《前线报》社论指出,旧时代的殖民统治思想,即便在进步的现代社会依然存在,无论是扩大殖民地还是通过其它变相形式,抑或是看起来冠冕堂皇的意识统治,其篡夺资源的殖民本质并没有改变。

当今世界的落后或发展中国家都有可能沦为这种新式殖民主义的牺牲品。

该文章就石油天然气储量丰富的能源国家叙利亚和伊拉克,最近十年以来发生的事件演变加以回顾:从配备精良的武装恐怖组织兀然出现,国家安全机制遭到破坏,社会发生动荡,武装割据导致政府丧失控制力,大批难民流离失所,直到必须依赖超级大国介入协助维持秩序,最终只得将自己国家的资源拱手相让。

或变第二个中东战场

目前同样性质的事件正在缅甸若开邦上演,该地区极有可能演变成第二个中东战场。

泰国安全部门不具名人士透露,泰国不少民间组织与人权团体对罗兴亚人抱有深切同情,愿透过各种途径给予人道主义援助。

不过作为地域相连的邻邦,必然不乐见缅甸国土分裂或出现恐怖主义萌芽的现象。

毕竟这一切,并不能够从实质上改变罗兴亚人悲惨的生存境遇。

根据联大最新消息,目前有大约110万罗兴亚难民极待各国政府给予大力援助,以改善他们生活、就业和子女受教育的条件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