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伯格煽情多过讲理/章龙炎

今年16岁的瑞典少女桑伯格在去年8月,发起“为气候罢课”,每周五到瑞典议会外面抗议,希望让大人听到她的声音。

她的举动,过后获得一些国家的学生的响应。她还获得《时代》杂志评选为2018年度最具有影响力的25位青少年之一。



本月23日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发表演说,慷慨激昂的怒斥台下百位来自各国领袖,在环保议题上只会空谈,夺走了下一代的童年,并表示如果各国领袖没有采取行动,她绝不会原谅。

据报道,她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前发起的气候保护示威,只有大约100名年轻人参加,规模明显少于在欧洲举行的类似行为。

美国的一些报道,一方面赞扬她的思想比好多成年人成熟得多,另一方面却要批评者要把她当小孩看待,勿用成人的语言抨击她。

演讲内容政治意味浓



说句真心话,我由衷地佩服这个少女的勇气,但同时对其演讲内容空空洞洞,煽情远远多过讲理,感到毛骨悚然。她的演讲,不也就是空谈吗?

不只是空谈,还有很浓的政治意味—绿色政治。我不是说绿色政治一无是处,但是政治不单单是绿色的,而是七彩缤纷的。把少女的勇气与理想(或者说天真),与真理或者是事实的捍卫者,的确是对人类智慧的侮辱。

可悲的,这是当前的一种世界趋势,能吹而且吹得像个救世主或者人类救星或人类的良心,名利双收的机会太大了。你看桑伯格演讲,哪里会输给她所抨击的一些政客的煽情演说?

环保课题,特别是气候变化—到底是变热或者变冷,几十年来都有争议,只是很多人把“全球暖化”当做是事实,完全否定“全球冷化”的可能甚至两者兼而有之及其它可能。况且,我们这个地球,并不是“静”的,而是一直在变化的,即使没有人类的“蹂躏”—特别是18世纪60代英国工业革命后的发展,谁敢担保地球都是“健康”的?

世界末日观一直存在

另外,我看没有人会否认气候的确是一只都在变化,有些科学家并不认为完全是人为的因素而导致的变化。先把气候问题完全归咎于人为,再延伸到什么资本家的贪婪等等,导致气候变化,下一代的人活不下去了!这世界末日观,可以说从有人类社会开始,就一直存在的。桑伯格只不过是历史众多的其中之一!

吊诡的是,世界许多现代人所享受的物质生活比古代的帝王将相好得多,要拜资本主义强调的市场经济所赐。资本家开企业,注资开发新技术(有些政府也扮演这个角色),制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加强了人们的流动,政府税收增加了,可以为人民提供更多的福利。

桑伯格是资本主义受惠者,当然有权利对世事表达她的意见。但她的行为,让人感觉太自我,也含有自我吹捧的意味—我们且拭目以待几年过后,她是否会把己的想法付诸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