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剧本(极限篇)

海鸥托梦给漂木:“醒来后,别再白白的过。”



我倏忽清醒,重新在白白的幕上,用手投影温顺的兔子、凶猛的老虎、壮志的鹰。

我望着台下欢乐的孩童,一晃眼,他们都长大。

一晃眼,灯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