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烟霾 看不到前路/黄子

不管有没有砍伐森林,破坏环境,千万年来,地球的气候气温,有高有低,并非绝对稳定,只是相对稳定。打从1972年,印尼开始大量向东盟各国输出烟霾,其中既有气温导致野火大自然问题,也有人为的刀耕火种,以及后来财团大量种植油棕放火烧芭以节省成本而加剧灾情。

将近半个世纪了,几乎年年东盟几亿肺叶、眼睛、皮肤遭受霾毒,何时能停止?在经济效益、民族自尊、国家面子、外交软哥、人性贪婪,以及难以预测的地球气候地区温度的周期变化下,千头万绪,如此复杂,谁也看不清茫茫前景,何年还天空一片清明?



转移视线斗争手法

香港的“修例风波”,市民的不满、恐惧、压抑、悲观等等的爆发,也有中共内部的斗争,更成了美中贸易战美国的筹码,错综复杂,变成了难以收拾的局面,谁也意料不到。至于香港会不会如人们所推测到最坏的情况,中南海放弃,以深圳取代之?眼看香港超人,继“黄台之瓜,何堪再摘”的广告之后,亲上火线要劝勉年轻人顾全大局,也要求中央网开一面,立刻遭到北京当局狠批,人大代表还谩骂给李冠上极为不堪的“蟑蝍王”。

香港人不尽长江滚滚的愤怒,轻轻一推,李嘉诚等房产大佬炒高房价就成了罪该万死的祸首,纯属香港内部的阶级矛盾,与中共无关了!这转移视线的斗争手法,从毛主席迄今,同出一辙,李嘉诚成了昔日地主富农!再果真如此,璀灿了百年的东方之珠,是否就此黯然失色,玉石俱碎?

香港乱局,亲者痛,仇者快,最快莫过于英美及其附庸国。在我们不忍观之惋惜当儿,巫伊缔结世纪婚礼,恐怕是我们要为自己日益不堪的国家悲哀了。



巫统六十年种族主义的涂毒,制造种族之间的紧张对立,捞取政治本钱,以巩固个人或党的霸权政权,一甲子下来,种族主义的毒素,扩散四肢百体,如一道魔咒,只要有政客跳出来,即使是拎两粒椰子一竿竹筒,装模做样,口中唸唸有词,也能使甘榜的父老青年,血脉贲张,义愤填膺,不惜赴汤蹈火对假想敌或制造出来的敌人,同仇敌忾。被偏差对待的中产阶层,专业人士,大量外移。也在种族主义政策包装下,朋党横行,肥己愚民政策无孔不入,推到极致场景下,令正派没后台又有识的土著也移民,或留学后留居外国。

生怨结仇60载的巫伊两党结合,来屇大选,他们胜出吗?即使赢不了,种族和宗教的紧张对立,恐怕也加剧到令各族呼吸困难。这艘也曾熠熠生辉的马来西亚大宝号邮轮,会驶向何方?

印尼林火何年熄灭?香港乱局何时了结?我们毋须替秦人哀,该问的是,巫伊政治交合,将产出什么样的胎儿?答案啊答案,在茫茫的西风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