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团结系于国策/简瑞平

建国62周年,全民和谐团结的课题又成为议论焦点,这些年来各族间的猜疑没有改善,例子很多,近来就有非政府组织号召抵制非回教徒产品,叫人纳闷。

另有印度逃犯,面对被受促遣返的压力时,公然叫嚣先要离开大马的不是他,而是外来者——华印族。就其言论怒向警方投报的人士众多,不过,无法撼动,依然受到热捧。



上述情况显示种族关系非常不融洽,针对种族性恶行屡见不鲜,连外来传教士也敢踩一脚,如果不是政府有问题,就是国策有问题。

我国不是联合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签署国,国民以土著和非土著区分,是分裂的根源。教育/经济/公职等土著有层层的保护伞,资源分配不到位,土著群体同样出现不满和争论,政客乘此点火煽情嫁祸,凭空捏造有之,尤以种族/宗教课题的负能量大行其道。

炒作种族/宗教/教育课题是条捷径,巫伊结盟要巩固这个版块,从乡区出发,剑指布城。

土著团结党也在同一版块守护,以同样的口径不遑多让,烽火连天。

荦荦大者有:巫伊指责民主行动党控制希盟政府,推进反马来人及回教议程,土著被挤到墙角。



土著团结党则向董教总开刀,送上种族主义皇冠,罪名是阻止爪夷文字纳入华淡小授课,该党还试图为单源流学校探路……

负能量接踵而来,宗教局乘势追击,不鼓励回教徒与非回教徒在一起祈祷……

这些议题容易发酵,撕裂整个社会,把各族的关系置于刀口上,风险指数飚升。

看邻国新加坡,马来人不因丧失特权而落后,类式巫统斗争模式的马来民族机构路线偏激,见缝插针,却没有作为。

公平是最好武器

公平就是最好的武器,立法各族轮任当总统;设立集选区确保国会里有一定的少数民族代表;教育着重谋生技能等,化解了社会种种矛盾。不见有马来政党/团体或个人到吉隆坡抱怨,反观我国兴权会就曾向英国政府申冤,几十年来印族在大马被边缘化。

新加坡建国总理已故李光耀,识大体,具敏感度。马新分家,采用本身的货币时,以第一任总统尤索夫依萨的肖象印制钞票,国歌是马来语/文,华巫印英四种语言列官方语,在东盟各国中选择最后与中国建交,摆明弃中国化,以堵住可能会引发爆炸的火药库,专心的建国。

新加坡情归英美,不是要围堵中国,它要的是建立一个安稳的环境,免授人口实,带来灾难。

大马只是赢在起跑点,之后早被新加坡远距离的抛在后头,至今还摸不到方向,一直纠结在种族和宗教的圈子。种族团结无法向新加坡学习,至少应向砂拉越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