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敌人/叶行

对巫统及伊斯兰党支持者来说,914两党正式签署合作的宪章,是个有望窥见重返权力中央的曙光,但对全国各族喜爱和平融洽的人民,却是个可能进一步撕裂各族和谐的消息。

实际上,巫伊联盟虽然声势浩大,其实隐患颇多;宣传上,巫伊联盟貌似可以席卷全国约65%的马来保守票源,然而,若然仔细推敲,结局或许会适得其反,毕竟政治不是数学题,1+1的后果,很可能还是1。



目前,巫统与伊党在全国拥有多数胜算的国州议席,几乎都是重叠。换句话说,这些国州议席,不是巫统赢自伊党的,就是伊党打败巫统得来的,基本上,巫伊联盟后,只会让这些席位更加复杂,让选民更无所适从,但对希盟的威胁并不会很大。

再说,除去这些明面上的国州席位以外,一些潜在的有胜算国州议席,两党应该如何分配,也是个蛮头痛的大问题。政治讲究的是利益至上,尤其是政治合作,没有一个政党肯甘居人后,牺牲小我的把利益拱手相让。

巫统从联盟时代走到国阵成立,然后在5·09败选下野,在这60多年以来,早已习惯了颐指气使唯我独尊,而伊党更是心性极高睥睨一切,因此,若要让人相信,两个各走极强路线的政党,可以放下各自傲气坦诚合作,无非是天方夜谭,这也是914时,两党分不出主次,推不出影子首相的原因吧?

“团结回教徒”只是宣传噱头

任何寻求合作的政党组织和团体,都必须经过无数次的阵痛和忍让,才能继续合作下去,这其中除了各自高层的智慧应对以外,还有基层的互相理解,比如今天的希盟,从前的国阵,都是一步一脚印,在跌脚绊手中,在磕磕碰碰中,最终融为一体。



当然,融为一体的表面下,还是禁不住暗流汹涌,至少在大局上可以共同进退,这一点,希盟各成员党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

然而,巫伊两党之间,根本就没有一个共同的政治理念支撑,所谓的“团结回教徒”,不过是宣传噱头,在各自政治利益面前,根本不值一驳。

为了夺权而采取合作方式的政治集团,古往今来多不胜数,但最终能继续合作长久的,反而少之又少,东马的政坛就有过不少例子;更关键是,巫伊两党从眉来眼去到组织联盟,似乎还未正式获得东马任何政党的公开祝福,在没有东马政党的支持下,巫伊联盟的夺权计划会否如愿,似乎玄之又玄了。

面对来势汹汹气焰熏天的巫伊联盟,摆在希盟面前的选择,其实并不是很多,最简单但最没有效果的选择,就是和巫伊联盟竞赛极端偏激,然后在65%马来保守票里捞取利益,这决定也等于放弃了马来中庸票仓,同时也意味放弃非回教徒票源。

因为巫伊两党各自的历史与背景,都不会是非回教徒选民首选,希盟必须明白这点,因此,假设希盟选择与巫伊联盟竞赛种族政治,等同是游走钢丝边缘,对刚夺得政权,根基还未巩固的希盟政府,无疑是个大冒险,虽然说失败了不过是打回原形,但把所有的筹码都压在明知道没有胜出机会的一注上,似乎不是明智之举,聪明如希盟诸公,相信不会糊涂至此。

反其道而行,或许是眼前当下希盟唯一可以选择的,5·09时,马来中庸选民以及非回教徒选民已用事实证明,只要希盟可以保住这些票源,蝉联执政不是问题;可问题关键是,究竟希盟高层诸公内心深处到底怎么想?是想要保住希盟江山呢?还是情愿自毁长城?

坦白说,不管是巫伊两党或是希盟,身旁都有个看不见的隐形敌人,而这个隐形敌人,就是各自内心深处跨不过去的种族政治情意结,只要舍得放下这情意结,相信眼界立时海阔天空,而国家的未来更是鹏程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