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新论述”的智慧/张永麒

国家诚信党宣传主任卡力沙末于9月14日在一项与媒体对话活动上,提出了要建立“新论述”的迫切性,以抵御巫统和伊斯兰党联盟的威胁。

“新论述”是自推翻“贪污腐败”的国阵政权后,出现一个“公共言论”号召力的真空,而让希盟内多股势力乱窜,动摇了希盟的团结。



同时,缺少了这个“新论述”的号召力,以致人民,特别是寄以厚望的支持者,对希盟执政后的表现,渐渐感到失望和疏远。

希盟需要提出一个“核心思想”,以便团结各成员党,号召支持者,抵御巫伊结盟,达到一石三鸟的效果。这将会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廉正、效率、诚信、勤劳、付出、牺牲。这些是希盟执政后的指导原则。制度改革和发展经济成为优先事项,大前提是处理前朝留下的烂摊子。

希盟多名马来领袖,在扶贫课题上持有相对的意见。有一派主张根据种族,有一派则主张根据需要。这成为希盟内部还在争论的课题。



对于巫伊联盟,在扶贫课题上是一致的,就是根据种族和宗教,而且是根据马来族和回教徒的需要;在此前提下,也会顾及其他人的利益。

迷失链在哪里?

国家独立62年了,新经济政策也实施快50年了。半个世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新加坡在30年就达到大跃进;中国开放40年也缔造了经济发展奇迹。

究竟这里缺失了什么?迷失链在哪里?是否可以接驳起来,让发展可以顺畅,蓬勃起来?是否需要思维的转移,以便突破现有的围困?

一些人对巫伊联盟感到担心,认为种族与宗教的“论述”,将会走入极端的死胡同;极端一旦失控,就会产生暴力和动乱,破坏家园,危害人命。

雪兰莪州希盟领袖就表达了这个担忧。雪州希盟主席阿米鲁丁指出,巫伊结盟可能使大马出现“极端”种族政治,担心极端的种族政治行动会发生。

现实情况是,涉及“贪污腐败”的领袖,仍然在主导反对党的政治发展,仍然获得许多人的拥护;发表“极端”言论的领袖,更加受到支持者的欢迎。

的确,希盟领袖必须立刻马上在沟通和文宣上,推出新的论述,以抵御巫伊结盟会出现的激进和攻击性论坛,以便一直处于守势,渐渐沦陷为弱势。

看来,发展经济和减低生活成本的文宣,对普罗大众的大多数选民并没有吸引力,因为这原本就是政府应做的事,做到了是应该,做不到就是无能。

往往,一些煽动性质的呼喊,会比较符合文化水平一般偏低的大多数选民,因为更能刺激神经线,更能有嗨的感觉,无需什么逻辑和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