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烟霾 烧出多重巨祸/南洋社论

近年稍为好转的“常年印尼烟”压境情况,今年8月间又卷“烟”重来;在东北季候风交替带来大雨之前,马来西亚、新加坡、汶莱及泰国,难逃严重空污情况。

本周五中午,位于加里曼丹的砂拉越斯里安曼的空气污染指数就破了400点,这是继2015年烟霾重灾年之后,另一次的环境大灾难。



根据印尼方面的统计,印尼在2015年霾害中,损失了650亿令吉,至于被严重波及的马新泰汶等国的损失,还未被计算在内。但这惨重损失数据,並沒让印尼拨乱返正走回“正道”,依然继续烧芭制造“印尼烟”,导至邻国数以千万计的人们无辜的成为“吸烟机”,为健康埋下危机。

印尼制造烟霾已二三十年,却在道歉之后继续道歉,而大规模烧芭活动依然继续进行。若无权贵护航,岂会如此易过借火?

190921X28_C6508-0

为何大规模烧芭活动不断常年出现?为何热点已大量从苏门答腊转向印尼未来新首都的加里曼丹?这一切,其实都与大面积的开发种植地有直接关连。

根据国际林业研究中心(CIFOR)本月发表的数据显示,棕油业者在2000年至2018年间在加里曼丹岛开发了39%的原始热带雨林。



数据指出,这些年间,共有多达630万公顷的热带雨林被开发为种植园,其中240万公顷的面积是供棕油业者用途。
近日,印尼方面宣布将刑事提控四家马来西亚集团的子公司,本周四又点名另一家集团,指他们涉及苏门答腊南部2500公顷的土地烧芭活动。

在这同时,警方也宣布逮捕230名涉及在7个不同省份引发林火者,也查封至少49家涉嫌烧芭公司种植地。
日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放话,指政府将对付涉及在国外烧芭导致烟霾的大马企业,包括考虑拟订一项新法律,对付在海外被定罪的大马公司。

目前,除了东马的砂沙之外,大马半岛的种植油棕土地已越来越少,这使到大马棕油集团转向印尼展开扩充产量计划。印尼已超越大马成为世界第一大棕油出口国,其实背后藏有不少大马种植集团的影子。

在去年,欧洲议会通过“禁止棕油进口”的表决,同时未来不再使用油棕作为生物燃料,此决定从2021年开始生效。欧洲议会表示此举是要避免造成对森林的砍伐。

在国际众多眼睛监督下,印尼与大马务必步步为营,勿在环保议题上被抓上把柄,而不断重的“印尼烟”,再这样失控烧下去,慎防将烧断“黄金油”的财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