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交代韩江创校史”
董事部质疑林文麟声明

黄赐兴(左四)在记者会上发言。左起黄慧雄、李瑜槟与陈显裕;右起许春安、林贵堂、陈书楠、方炎华及陈国平。

(槟城19日讯)针对韩江校地信理员之一的林文麟日前在地方中文报刊登通告就韩江学校与韩江传媒大学学院发表的声明,槟城韩江华文学校董事会今日澄清,有关声明的内容没清楚交代韩江校地的历史由来。

林文麟也是已故林连登的孙子。



韩江董事长拿督斯里黄赐兴今日回应声明及交代韩江校地由来时说,林连登的长子林廷欣(林文麟的大伯)于1948年遵照林连登的指示,对韩江校地立下信托书,当时是由林廷欣与潮州人大会选出的另外14名信托人组成15人的信理员,签下信托契约。

潮州会馆保管地契

他说,1949年2月14日,潮州会馆举行理事会议,议决将韩江校地地契安置于公会保险箱。有关保险箱的钥匙共5副,分别由正副主席和总务每人各执一副,多出的2副放在保险箱内,由此可见韩江校产地契原先是由潮州会馆保管以策安全,信理员也是由潮州会馆产生。

不过,他感到遗憾的是,林文麟的通告完全没有提到当年潮州会馆发起创立韩江学校的历史事实,对此,韩江董事会不清楚林文麟用意何在?

黄赐兴周四上午在记者会上这么说。出席记者会者包括韩江董事会执行顾问丹斯里陈国平、副董事长拿督斯里方炎华、李瑜槟、总务拿督陈显裕、副总务黄慧雄、副总务拿督陈书楠、财政拿督林贵堂及副财政许春安。



林文麟反对建学院

针对林文麟反对韩江建立私立学院,以及建造费约3000万令吉的韩江传媒大学学院绿色空中主楼,他认为,林文麟立场反复,于1999年韩江学院成立时担任10名创院董事之一,且长达10年之久,如果不同意韩江学院的设立,当初担任董事是为了什么?

针对林文麟在通告声明中指高庭于8月15日裁决当天,7名信托人中有6人宣布支持私立学院和建造韩大绿色空中主楼,他回应说,这6名信理员早就已经与韩江董事会多次沟通且深明大义,了解韩江教育体系是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的完整性,因此支持董事会的努力,于2018年10月22日及11月28日与董事会达成协议,同意大学学院的设立和发展。

他说,董事会碍于林文麟一再不合作,在与绝大部分信理员沟通后,取得总检察司的书面同意向法庭提出申请,针对校地信托契约作出诠释,虽然司法专员在今年8月15日推翻董事会在今年1月29日的申请,董事会在咨询资深律师的意见后,已在法庭作出判决的1个月期限内向上诉庭提出上诉,目前仍在排期上诉。

陈国平:影响空中主楼进度

韩江学校董事会执行顾问丹斯里陈国平指出,如果2年前能够获得所有韩江校地信理员的配合,韩大绿色空中主楼建筑物可在明年建好。

他说,这项早前预计耗资3000万令吉打造的空中主楼,经费已经就绪,许多认捐的热心人士已经陆续交来捐款。

他说,由于无法得到所有信理员的配合,导致有关韩大绿色空中主楼目前还卡在图测方面。

他强调,韩江董事会深感对华社不利,一直想低调处理这件事,希望通过顺利修饰校地信托文件后,一劳永逸解决校地的问题,将韩江完整管理组织与体系保留下来,未来不管什么人接班董事会,都可以完善发展韩江,由于无法如愿才通过法律程序寻求解决。

他说,他于2008年担任韩江董事长时,还为已经有60年历史的林连登铜像进行修复,而且自此后的每年7月15日举行公祭,风雨不改。他说,该林连登铜像是于1958年由国父东姑阿都拉曼主持开幕。

“为何反对大学学院发展?”

黄赐兴指出,由于林文麟突然在报章刊登通告声明,韩江董事会认为必须作出回应,以向广大社会作出正面交代。

他说,韩江董事会了解到71年前所立的韩江校地信托文件,或许在字眼方面有瑕疵、不完整之处,双方面都可以为了民族教育大业而融洽的商讨,通过专业人士并在法庭的协助,把不完善之处修饰达到符合时代要求,才能无愧于民族教育大业。

“但是今年适逢韩江创校100周年,关心韩江三校发展的热心人士都在问:‘为何只有林文麟反对韩江传媒大学学院的发展?’,要林文麟扪心自问。”

林文麟未回应

本报记者在记者会后尝试联络林文麟以作出回应,惟至截稿时间为止,仍无法联络上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