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杀俏护士图奸尸】“她花我很多钱”
被告指护士好赌

案发后,被告卜顺和在多名警员的押送下,被带回案发现场重组案情。(档案照)

(新加坡19日讯)循环路先杀后“奸”案今早续审,被告在庭上揭露女护士好赌,声称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钱,让她满足赌瘾,岂料发现她与其他异性来往,让被告向友人抱怨一切“不值得”。

《联合晚报》昨天报道,轰动一时的循环路命案本周在高庭开审,现年51岁的被告卜顺面对3项控状,指他于2016年3月21日中午12时15分至5时49分之间,在循环路某组屋单位勒死28岁中国籍女子张花香,然后企图性侵尸体。



没发生过亲密关系

根据控方的立场,被告一厢情愿把女护士当作女友,但后者没有领情,也没与他发生过亲密关系。案发当天,被告两度尝试与女护士亲热不果,接着听到后者亲口承认与其他男子来往与亲热,当下动杀机。

被告的房东蔡永雄昨午供证时指出,被告亲口告诉他,“花香”是他的女友,被告也会征询房东同意,带死者回他所租下的组屋卧房。

今早供证的钟健齐则是被告的朋友,被告在案发后把部分私人财物脱售给他。钟健齐供称,他知道被告与“女友”会在休假日出门,被告也告诉他,自己花很多钱在死者身上,死者则把钱拿去赌博。

案发后,被告逃亡至马来西亚,在那里拨电给房东。房东指出,被告在电话中承认杀害死者,导因是两人案发当天为死者赌博的事情吵架。



根据呈堂电话录音,被告也向房东抱怨,发现死者背着他与其他异性见面。他说:“就是有牵手……所以,不值得,她花了我那么多的钱。”

2011年左右,被告与比他小19岁的死者在滨海湾金沙当餐厅职员时认识。死者当时修读护士课程,毕业后到国大医院工作,与被告继续保持联络。两人定期出门吃饭与逛街,被告也经常送她礼物。案件续审中。(部分人名译音)

“杀人浴巾”随身带

被告涉嫌犯案后,用勒死护士的“杀人浴巾”来洗澡,逃往大马时也把浴巾带在身上。

控方指被告动了杀机后,找出一条浅蓝色浴巾,从后袭击死者,勒住她脖子长达两分钟,直至她脸颊“变黑”和断气。原本坐在按摩椅上的死者,也从椅子跌至地板上。

用“杀人浴巾”洗澡

根据控辩双方所同意的案情,案发后的傍晚,被告清洗自己与死者的衣服后,还用早前用来杀人的浴巾来洗澡。

隔天早上,他开始收拾行李,准备潜逃至马来西亚,除了收拾衣物,他也把杀人浴巾带在身上。

被告辩称,他非蓄意杀人,案发时“一时冲动”和“火烧到头”,才错手勒死女护士。

被告的上司与房东昨天先后供证,根据他们的说法,被告为人随和、安静,也很勤奋。当得知他涉嫌犯下谋杀案,房东感到非常惊讶。

根据被告案发后与房东的对话,房东频频劝被告自首,被告则称自己当时是“火烧到头”,才会勒死护士。由于护士是死在房东住家,后者称他如今吓得不敢回家,被告表示对于连累房东感到抱歉。

心理卫生学院精神科医生潘文仔今早供称,被告接受精神评估时坚称,自己非蓄意杀人,而是“一时冲动”才会犯案。但被告向医生承认,当他出手勒死者脖子时,他清楚知道这么做会导致死者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