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至42 km ——
终点,永远在等你!

“呼噜……呼噜……”凌晨两点钟,青年旅社的大通铺里,听着下铺那位仁兄的打呼声,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前一晚从吉隆坡搭夜机抵达澳洲黄金海岸,一夜没睡,今晚8点就躺在床上休息,哪知人算不如天算,那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打呼声,划破宁静的长空,绵延不断地钻进薄弱的耳膜里,实在有点教人抓狂。 

我望向对面铺的队友,他也彻夜难眠,正在划着手机。我们对望苦笑一下,再过几小时就要跑一场马拉松,怎么办?



“SY,你准备上回收车吧!”手机荧幕传来这样一句话。我回了一个大白眼给他,真是个“猪队友”,心里咕哝着,然后用枕头紧紧盖住耳朵,朦朦胧胧地睡去…… 

来得真不巧,遇到失色的黄金海岸,连续几天都阴雨绵绵。
从飞机上鸟瞰繁华的大都会。
马拉松大赛是黄金海岸一年一度的盛事。

   0 km 

菜鸟混入精英赛。

凌晨5点的大厨房已经挤满跑者,大家都在准备早餐,隔壁桌的香港人煮了一锅香喷喷的白饭,配上香鸡腿和菠菜,看得让人猛吞口水。我们只是从超市买一些三文治、香蕉蛋糕和巧克力棒,合着黑咖啡囫囵吞枣一番。大家都叫我吃多点,因为我跑得最慢,需要储备更多的体力。我只好像个机器人一样,把桌上的食物都扫进嘴巴里。吃饱检查装备,号码、计时晶片、4包能量胶、两包生理食盐、手机、防水袋,checked!行了,出发吧! 



赛会前一天,到博览会领取号码牌,顺便逛逛各大运动品牌的展摊。

与奥运选手同场竞技

抵达赛场时,已是人山人海。这是获得国际认证的顶级金牌赛事,世界排名前30的精英都会被邀请来参赛。想着一般菜鸟跑者竟然可以和奥运选手同场竞技,因缺乏睡眠的浑噩感慢慢散去,心情不禁振奋起来! 

若连续10年参加马拉松,名字就能登上荣誉榜。

这是我第一场海外马拉松,选中赛道平坦的冲浪天堂,此时也正值南半球的冬天,白天气温只有摄氏20度左右。更关键的是,大赛关门时间是6小时40分,真是贴心的规定,简直就是为慢脚Y而设的嘛!集合天时、地利、人和,上回收车?门儿都没有。 

残疾参赛者奋力推着轮椅往前行。

然而还是有点高兴得太早。一起跑以后,我们这些站在后边的人就发现,怎么前面的人好像都用冲的?跟着6小时的领跑员跑,只剩下一小撮人,好像一座移动的小孤岛。好吧,慢慢来,我悠悠地安慰自己,让脚程快的跑者从两边呼啸而过。老天爷不赏脸,阴霾笼罩。在绵绵细雨中,大伙儿沿着连绵不绝的海岸线跑开来,两边的街道都站满欢呼的群众,真热闹。

热情的民众持着标语沿路加油。

 

海滩慢跑感觉浪漫

往南跑约3公里,波澜壮阔的太平洋海景就像一幅画在眼前展开,一路沿着海滩慢跑,感觉悠闲又浪漫。不久就来到南港大桥,这是整个黄金海岸最繁华的地区,有“冲浪者天堂”的美誉,四周环绕着餐厅、酒吧、饭店及特色小店等。人们一边享受着早餐,一边微笑看着我们跑过,时不时喊着你号码牌上的名字,加油鼓励。今天整个城市就为这场赛事而欢腾着,好欢乐啊! 

台湾跑者一身戏服,还持着一个木偶,跑起来不容易啊!

大约13公里过后,抵达南端的折返点伯利角。领先的精英群一波波从对面街道迎面疾速奔跑过来。真有幸能亲眼目睹“地表最速跑者”肯亚人的现场演出,远远看就好像一团云不着痕迹地轻轻飘过来。 

每个人都精瘦干练,每一步都充满流线型的美感,而且脸上还挂着笑容!天啊!果然名不虚传。

蜘蛛侠也来参一脚。

21 km 

只有“累”积没有奇迹。

好不容易挨到半马的距离。横隔膜有点抽筋,大腿酸痛,小腿紧绷,脚底怪怪的,每跑一步都是一个折磨,看来是极限提早报到。我只好停下来,改用快走。

根据时间的预算,如果接下来的21公里能维持在9分速,那么依然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跑不动了,只好略施计谋。

队友总是笑我说:“你这叫‘跑’马拉松吗?”想想的确是有点不入流的样子。之所以会落到这个地步,原因只有一个:训练不足! 

跑过闹市,天边出现一道彩虹。

特训3个月备战

其中一位神队友去年在台北马拉松跑出3小时02分的佳绩。凭这成绩,已经达到波士顿马拉松——精英中的精英赛那超高的门槛。他每周练跑60公里,月跑量至少240公里,连续3个月都处在这种备战的状态;每逢周末还会找个小山来练坡度、长距离跑。虽然喜欢吃甜食,但会适可而止,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

对我来说,这种训练程度是那么地遥不可及,那距离,大概就是我松垮的大腿肥肉到他那坚实二头肌之间的距离吧!

我的练习,只能用马马虎虎来形容。由于太忙了(其实是借口),一周只能跑个20公里,还是在舒适的跑步机上练的,大部分时候以七分速来跑。跑步机可减震,又可省下向后蹬的力气,和真正路跑的力度、反作用力等都差很远。跟神队友的认真相比,这简直是偷懒、龟速。所以,跑得慢完全怨不得人,因为它印证马拉松界的铁律:只有累积,没有奇迹。 

跑到半马处,已是筋疲力尽。

35 km ●跑到开始怀疑人生…… 

继续向北折返来到35公里处,据说这是意志力考验的大关键,此时你大概会呈现一种精疲力尽、垂头丧气、甚至是晃神的状态,然后开始怀疑人生,质疑自己哪根筋有问题才“千里迢迢飞来折磨自己?”周围只剩下稀稀落落的跑者,这是垫底的最后一批了。后面的回收车大队紧紧跟着,可以随时让你打包上车饮恨跑场。No way!先例一开,从此就不用跑了。在给水站猛灌一杯汽水,吃掉最后一包糖分超高的能量胶,抖擞一下精神,开始恢复慢跑。右脚板非常痛,不管他了……。 

随着目标越来越近,沿路观众的欢呼声又开始沸腾。“SY,快到了!撑着!”

“你是最棒的!” 

“Run now, beer later!”南半球人的热情,能盖过阴霾天,带给你满满的暖意。 

跨过地上的装备,粘在号码上的晶片就会自动感应并计时,可即时追踪成绩。

42 km 

痛是难免的,苦是甘愿的。 

呼!使尽洪荒之力,终于用6小时06分完跑啦!队友看着我说:“你真惊人!”我苦笑回答:“对啊,惊人的慢!”即使只适合跑21公里,却仍然硬要报42公里的赛事,只好自我调侃说:“姐跑的不是速度,姐跑的是毅力。你懂吗?” 

回到旅社后赶快脱鞋检查,右脚板起了个大水泡,庆幸没有撑破。沿途没注意补给导致脱水,嘴唇肿成两条小香肠那样,惨变众人的笑柄。我也没想过会这么狼狈。不过,这些都算小儿科。上网追踪赛会新闻,赫然发现本届冠军设乐悠太胸前竟出现两个红点,那是跑到乳头都脱皮流血了!血染的风采,看着都觉得好痛,下次记得涂凡士林哦!这位来自日本的选手,以2小时07分完成全马,平均每公里只用3分02秒。他以12秒之差狠甩肯尼亚对手,放眼取得东京奥运会的入场券。 

使尽洪荒之力,终于完跑啦!

目标达致内心满足

跑得这么辛苦?干嘛还要跑?这样的问题常会冒出来。也是马拉松爱好者的村上春树在《关于跑步,我说的其实是……》里写道:痛是难免的,苦是甘愿的。这句话,真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长距离跑步时,偶尔会体验到各种各样的痛,或在背脊髋骨膝盖,也许是脚踝筋膜指甲。难过的念头来袭时,放弃的理由真的是有一卡车那么多。 

然而,若是真心喜欢的话,就会默默地将这种苦吞下,努力让身体变得越来越能适应,也就慢慢能承受下去。更重要的是,它永远有个标杆在那里,让你可以找到目标和希望,在面对飘忽不定的未来时,有勇气继续往目的地前行,达成内心的喜悦与满足。 

终点,永远在那里等你;坚持,就能到。这是马拉松令人着迷的魅力之一。

战利品是一个金牌和纪念T恤。
冠军设乐悠太冲线的英姿。(网络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