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痛热症醒觉调查
黑斑蚊滋生知多少?

在我国,“骨痛热症”绝不是一个陌生的病症,可居然还有人不知道骨痛热症的传播者是黑斑蚊,醒觉意识极低,而这些人甚至包括受高等教育的大学讲师和行政人员!听起来觉得荒唐,但一项关于骨痛热症的醒觉调查明确地证实了这一点。

曾致腾博士:在接下来的5年,我计划从事更多与骨痛热症醒觉有关的公益活动,希望能加强民众对黑斑蚊和骨痛热症的了解和认知。

由马来亚大学生物科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曾致腾博士主导的骨痛热症醒觉调查,目标对象为80位在大学就职的讲师和行政人员,其中68位是大学讲师,另12名是行政人员。对于调查结果,连曾致腾也大感意外!



在关于骨痛热症知识的问卷范畴,只有88.75%的教育工作者知道骨痛热症是因蚊子叮咬把病毒传播给人类;也就是说,11.25%受访者并不知道骨痛热症的致病原因。更甚的是,还有8.75%受访者不知道骨痛热症是由黑斑蚊传染的。

曾致腾无奈地说:“我们在问卷中特意设置了一些‘送分题’,以为受访者一定能答对。结果,虽然回答正确的人高达80%以上,可是我们还是不满意这个结果,因为这些‘1+1=2’的问题,不是应该很容易答对吗?”

他和团队用了约一年的时间进行问卷调查、整理和分析,所设问题围绕在关于骨痛热症和黑斑蚊的基本常识上。参与问卷调查的受访者年龄介于25岁至64岁;其中有83.75%拥有硕士和博士学位,其余的16.75%拥有学士学位。

高学历者不懂致病原因

他展开该项调查并非是突发奇想,而是发现有时跟同样是科学研究员的同事聊起骨痛热症的话题,不少人一问三不知,意识非常低。这激起了他的好奇心,究竟拥有高等学历的教育工作者对骨痛热症有多少了解?



“高学历者如大学讲师一般被公认为学识好和身分崇高,照理来说关于骨痛热症的基本常识一定难不倒他们。可是,我们完全没想到调查结果会如此出乎意料,所以便把学历程度调低,过后也针对大学生(943人)和民众(1000人)分别进行了问卷调查。”

果然不出所料,当得知拥有高学历者都无法达到预期结果,学历程度较低者的结果更不用说了。针对不知道骨痛热症是由黑斑蚊传染的问题,只有90%大学生知道,也就是说1000人中有100人不知道。

回到针对高学历者的调查,对于骨痛热症的认识,大部分人都能说出两种以上的症状,这是不错的结果。可是,其中却有一个错误的认知,并非所有受访者都认为发烧是症状之一。他指出,发烧是骨痛热症发病时,最快和最基本显示出来的症状。

一旦发现感染骨痛热症,97.50%受访者会选择到医院或诊所接受治疗,只有2.50%受访者会选择传统疗法和在家休养。

与城市化息息相关

说到对黑斑蚊的认识,虽然有95%受访者都知道黑斑蚊身上和脚部都有黑白纹,但只有36.25%受访者知道黑斑蚊是在白天吸血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黑斑蚊活跃吸血的时段。

曾致腾表示,黑斑蚊一般会在早上6时至9时以及傍晚5时至8时较活跃,所以民众可以在这两个时段做好预防措施,以避免被蚊子叮咬。有注意的话,你会发现政府灭蚊队通常会选在蚊子最活跃的时间喷药。

干净的水源是黑斑蚊的繁殖温床,65%受访者知道这一点,而35%受访者却以为黑斑蚊可以在任何水源滋长。

“另外,还有42.50%受访者认为,黑斑蚊可以在任何地方繁殖,这是错误的。黑斑蚊通常只会在积水的人造器皿产卵繁殖。在众多人造器皿中,受访者认为废弃轮胎是黑斑蚊首选的繁殖温床,接下来是废弃的瓶罐、椰子壳和沟渠。”

骨痛热症可预防

有了认知,就要懂得用正确的态度来预防。75%受访者会担心自己被黑斑蚊叮咬,尤其是在骨痛热症黑区。大部分受访者认为,感染骨痛热症的几率是不分年龄的,也有92.50%受访者认为骨痛热症是可以预防的,这表示了他们对这方面仍有醒觉意识。

询及室内预防蚊子叮咬的措施,大部分人选择使用灭蚊雾(66.25%),紧接着是安装防蚊窗纱(58.75%)、点蚊香(53.75)、在屋外焚烧垃圾(35%)、使用电热蚊香垫(35%)、使用蚊帐(18.75)及什么都不做(1.25%)。

他强调:“焚烧垃圾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不让蚊子靠近住家范围,所产生的烟并不能杀死蚊子,蚊子只是被驱走到其他地方,而且焚烧垃圾还会造成环境污染。在城市地区比较少见这种做法,乡村地区比较常见。”

至于室外,政府单位在骨痛热症宣传小册子上常呼吁民众应该穿上长袖衣裤、使用驱蚊液或避免到热闹拥挤的地方,可是受访者对这些建议的配合度并不高。

190918C01F1SL3a_noresize

“蚊子寻找叮咬的目标是基于二氧化碳、水气和温度的条件。人潮多的地方自然有较多的二氧化碳和水气,温度提升便会引来蚊子,患上骨痛热症的风险将会提高。”

充当携带病毒媒介

可想而知,民众要避免到热闹拥挤的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可偏偏黑斑蚊的滋生与城市化是息息相关的,越繁华的城市就有越多黑斑蚊。

他说,一个城市的繁华程度,可视骨痛热症的病例数量而定。目前,最多病例是雪兰莪,接下来是吉隆坡、新山和亚庇。

“虽然大自然环境也有蚊子,但它们很少会携带病毒的,因为黑斑蚊是从一个携带病毒的人的身上感染后再传播的,它只是一个携带病毒的媒介。”

认知却欠缺执行力

91.25%受访者认为,清理住家四周的积水是有效减少蚊子滋长的方法,尤其是确保水沟通畅无阻,以及清理花盆底盘的积水。话虽如此,却只有46.25%受访者会经常检查住家四周的积水。

“这显示出受访者对预防蚊子滋长拥有正确态度,但却欠缺执行力。”

预防骨痛热症,人人有责。71.25%受访者认为,控制住家四周的蚊子是屋主和相关政府单位的共同责任,而23.75%受访者却认为是屋主的责任,只有5%受访者认为是政府单位的责任。这表明了受访者并没有在这方面特别依赖地方政府。

此外,受访者认为政府单位进行灭蚊工作和定时处理垃圾是最有效预防黑斑蚊滋长的措施。

190918C01F1SL3_noresize

关于骨痛热症和黑斑蚊的资讯,报章(56.25%)是大部分受访者的资讯来源,其次是电视(45%)、电台(37.50%)、家人和朋友(35%)、网络(30%)、传单和海报(16.25%)以及相关部门举办的醒觉活动(7.50%)。

曾致腾也特别提到,据针对大学生的调查显示,大学生取得资讯的首要管道也是报章,而网络则排第二。

提升民众醒觉意识

“我想,也许电视或电台的资讯是‘一闪即过’的,比较容易错过,而网络是需要特意搜索才能找到相关资讯。报章的优势在于随时报道和跟进关于骨痛热症的最新消息,而且即使错过也容易找到。”

总体而言,不论学历高低,一个人缺乏某方面的知识是在所难免的;即使是高学历群体,也未必对缠绕我国数十年的骨痛热症课题有高度的了解和认知。

因此,他认为人们应该针对有关课题进行反思和探讨,设法提升民众的醒觉意识。调查显示,90%受访者赞同通过强制性教育,把骨痛热症课题纳入中小学科学课本和考题范围;他也建议,借由多举办各种相关的醒觉活动,不仅可提升民众的意识和加强执行力,亦可有效地降低骨痛热症病例。

“据悉,现在的体育与体健课本附有关于骨痛热症的内容,可我们不清楚老师是否有教?或,教得有多深入?毕竟它没有被列入考题范围,所以难免会被忽略。”

走出实验室  回馈社会

从事医学昆虫研究工作约有15年之久,曾致腾如今开始攀上另一阶段,他要走入社群,积极投入于公益活动,目的只有一个——回馈社会。

“虽说我做的研究也是回馈社会的一种方式,但却无法令民众直接受益。研究员长时间待在实验室工作,接触的大多是同行,谈的都是各自的专业论点。我想要走出实验室,进入社区与民众接触,了解他们的想法,并把研究所得的成果完整地回馈社会。”

一旦立定心志就要马上行动!当他发现调查结果不如预期,便决定先从教育孩子开始,从小灌输孩子有关黑斑蚊和骨痛热症的知识,让预防骨痛热症的措施成为一种习惯。

筹办绘画比赛

他筹办的首个公益活动是“骨痛热症醒觉绘画比赛”,开放予雪隆区的中小学生参加,目前已开始接受参赛作品,无需任何报名费,截止日期为10月4日。获胜的作品将于11月至明年1月在马大画廊展出。

“我们的评审团是由6人组成,3人是科学家,另3人是美术家,评审将以各自的专业眼光给予评分。在画展展出期间,现场也将设有骨痛热症的资讯展,让人们在欣赏画作的同时,也能了解骨痛热症的病因,以及正确的预防和管理措施。”

他也透露,配合明年6月的国际骨痛热症日,该项比赛将移师到沙巴举办。

曾致腾最希望做的是把科学普及化,让科学渗入民众的生活中。尽管所做的也许吃力不讨好,但总比什么都不做来得好,即使努力过后的成果不大,然而一点点的改变也是一个好的开始。

“骨痛热症醒觉绘画比赛”是曾致腾博士首个筹办的教育公益活动。
“骨痛热症醒觉绘画比赛”是曾致腾博士首个筹办的教育公益活动。

*欲参赛者可把作品电邮至[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报道·游燕燕 摄影·陈奕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