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印尼索赔/陈文坪

烧芭引发的跨境烟霾过去几十年来从不间断,造成对邻国如马来西亚、新加坡严重的影响。不但烟霾情况恶化到高度不健康水平,也对航空交通安全、人们的日常出行造成严重影响。

近期来风向关系,马来西亚境内的霾害更是使超过660所各级学校停课,影响之大,令人有苦难言。根据大马教育部通令,如果空气污染指数超过100点,校方须停止户外活动,若超过200点则立即停课。行政中心布城的空气污染指数9月16日下午持续突破200点而处在非常不健康水平后,教育部宣布布城25所学校17日停课。



其它州属方面,雪州教育局也宣布,当地雪邦、乌鲁冷岳、瓜拉冷岳及巴生等县的138所学校17日也停课,涉及17万9843名学生。同样受烟霾影响的砂拉越,17日也将有超过500所学校停课。

印尼烧芭年复一年

长期以来,马新印跨国部长级“烟霾”会议不知开了多少次。然而,印尼地方政府似乎不将此事件放在眼里。每年7、8、9月份,烧芭的现象年复一年,从未停止。马来西亚、新加坡两地总是深受其害,今年火点四溅,烟霾源源不绝吹来,严重影响人民的健康生活,工作作息完全受到干扰。

对于跨境公害,政府看来也无能为力,解决的措施也是“吁请印尼政府灭火”。否则,就不会一直重复发生。



月前,印尼总统佐科虽下达“军令状”要地方政府开除无力制止霾害产生的官员,但其政令似乎没有奏效,否则,就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烧芭,且境内的火点更是上千处之多?

即使向印尼提外交照会,也难有效果。因这已非屈指可数的现象,其实印尼政府也已麻木不仁了。政府如果只是通过外交途径,那将是事倍功半,也徒劳无功。国人的健康、生活,莘莘学子的学习肯定会继续被烟霾笼罩。

这不会是印尼最后一次烧芭,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烟霾吹袭犯境。作为烟霾受害者的我们,有必要重新思考,在东盟跨国部长级会议都无法有效解决这一长久以来的侵害时,人民生活不能任由“宰割”,健康不能任由侵害,不能再默不作声,应该加以正视霾害带来的痛楚。

民间组织必须联合起来,成立“霾害索偿”机构,采取相应的必要行动,向印尼方面提出“烟霾侵害索偿”;将此一公害,提交联合国处理或海牙国际法庭审理。只有通过国际施压,才能让印尼方面负起应有的责任,不能将霾害年复一年“输出”他国。

我们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才采取这样的行动。希望印尼中央政府以最大的诚意解决这一“恶瘤”,以免继续扩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