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家教”/南洋社论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部落格Chedet撰文,告诫马来人要改变依赖的惰性,要抓紧时机,不要做依靠他人施舍过活的穷人;不努力工作,不认真经商,就没法摆脱贫穷的桎梏。

然而从早期《马来人的困境》到“新经济政策”,再到今日的“新马来西亚”,独立迄今62年的马来西亚,在这个原生家庭,敦马给家人的诫子书能真正培养了多少血性男儿?



经济特权和拐杖文化,阻滞民族前进的脚步,这就是个沉重的历史包袱,也验证了古人“毋以货财杀子孙”的训诫。

政策的偏误,让贪权者变得贪财及骄奢淫逸,封闭的体制,除了助长权斗的野心,还有些什么?

国家像个家庭,政策就是家教。

在一个大家庭里,一般认为年少时缺什么,长大后就会更在意什么,所以穷养的孩子会更贪慕虚荣,缺爱的孩子会更贪慕温情。



然而,这个等式却是复杂多变,因为家庭教育不仅仅是简单的物质或温情的播撒,孩子在成长过程所经历的各种事物,都可能改变他们的视野、逻辑与思维方式。

我们的家长对孩子的养育和照顾的确可谓尽心尽力,足以弥补一切,然而孩子就毁在溺爱;溺爱是一种表面上的满足与富养,实则是一种贫瘠,会把对一个孩子所有的好,都变成“这是上辈子欠你的”。

还有最坏的教育强调了对比与差异的优劣,不断提示孩子“你的境况很糟糕”,“你看看别的孩子,再看看你自己”,这远比穷养还要糟糕。

很多孩子都在年幼时被家长简单粗暴地教育出来的,所以他们才会将一切问题、一切评断标准、一切焦虑的来源,归咎于这种差异和差距。这样的焦虑一直都向下传导,会导致封闭到不可扭转的价值观,这才是最糟糕的家教。

敦马要做的,就是打造一个胸襟和视野并存的生活世界。

假如物资稀缺,还须接纳一种无敌对状态下的稀缺,更要教诫每一个人,须相信只要靠自己的努力,就能突破阶层固化和改变现状。

可惜的是,我们似乎仍缺乏正确的教养,我们的家长没有教导孩子,要如何尊重人人生而平等的权益,也没能认识到人与人之间,以及种族群体之间天然存在的差异,并学会平静地接受这个差异的世界。

我们必须承认,贫穷或富有并不是决定孩子未来幸福的决定性力量,只有精神的贫瘠或富足、胸襟的博大或狭小、境界的高尚或卑微,才是决定一个民族强大和优秀的关键因素。